酒店經紀人 發表於 2019-7-17 20:05

飯局上被灌酒的飯局妹


飯局小姐最近出了兩場盡人皆知同歸于盡的飯局。一場是大都場面不堪的馬軍,廖小姐,另一場是發生在美國的同是中國人的劉強東與某飯局小姐。

廖小姐的出身是︰

資料顯示,廖蕾高中畢業于四川眉山市彭山一中,父母都是飯局經紀企業下崗職工,父親下崗後外出打工期間患上腦癱,喪失生活自理能力,而母親下崗後在縣就業局和縣公安局的關心下,安排到城區治安巡邏隊當巡邏隊員,每月僅領取200元人民幣左右的補貼。

廖蕾人稱清華“校花”,清華本碩,高顏值,高個頭,高學歷,高智商。現年27歲,方正證券研究所通訊互聯網行業分析師,2016年新財富團隊第四;2017年新財富團隊第二。

某小姐暫未現身,從目前材料看,此小姐是“明尼甦達大學上學的學生”。當晚,被邀請參加劉強東在美國組織的飯局。事後報警稱︰劉強東強奸。

這兩個二十多歲的女孩,都因攪入了中年油膩的飯局而“聞名全國”。廖蕾的飯局里,從資料看,只有兩個女孩︰一個廖蕾,一個傳出照片和視頻者張冰潔。從傳出的視頻來看,酒局上許多不雅的動作和讓女人難堪的場景。七八個金融界多才男子,兩個顏值名牌大學高學歷女孩,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人性丑陋的面目開始顯現︰猥瑣的動作,下流的調侃,黃的不能再黃的段子,直接無視這兩個女孩的存在。或許深陷污濁之中的女子起初厭惡,隨後便與之同流合之。

這是私人飯局,卻被曬在大庭廣眾之下。拋開人心的叵測不說,單單個私人的場面的污濁,沖刷了大眾的三觀。原來,這就是所謂的高端人士的私人聚會。

女孩參加的飯局,不是有求于人,就是飯局中的點綴。有一個媒體的姑娘,因為每年流量的任務,參加一飯局。酒桌上極盡酒量,也極盡女孩的撒嬌求照顧。散局後,我開車帶她回來,酒後吐真言的她在我的副駕駛上竟然放聲大哭︰姐姐,把工作做出色,真的是太難了。

要強的女人,酒局上都有拼得出去的一面。一面是自己的自尊,另一面是工作上求合作的自賤。

不喝酒的人往往冷眼旁觀。作為一個飯局上的女子,最溫暖的關心莫過于︰少喝酒;最直接的尊重莫過于︰不勸酒。

當然,作為酒局上的女子,不喝酒,要你來干嗎?除非你在這個飯局上有足夠的份量。或者,有足夠的自尊不懼怕被這樣的酒局拋棄。

听說,在劉強東的飯局上,喝了日本清酒,啤酒,還有一箱紅酒。那個這桌上唯一的女孩被灌酒。被灌酒的女孩是作為什麼身份參加這個酒局的呢?因為年輕漂亮的被作為酒局的點綴?還是身在異鄉的中國人的同學聚會?單單被灌酒一事(如果事實如此),就直接表明這個女孩來為這場酒局“助性”。對事後發生的事情不做評價,單灌酒這一點,這是一個沒有被尊重的女生。

任何一個酒局上被灌酒的女子,都是對這個女子最大的侮辱。女人酒後的失態比男人的失態屈辱的多。

看到過很多漂釀的酒後的女生,不管多花容月貌,不管多溫文爾雅,酒後的醉態都可以用“丑”來定義。要麼失儀的東倒西歪,要麼被同樣酒後的油膩的中年男人開葷的不能再葷的玩笑,要麼隨便的不顧身份的隨地倒睡,要麼被做為背後恥笑的料。可能還有更慘的,就不多說。

醉酒的女生,等于向那些齷齪的人對自己的侮辱打開了門。

酒局,對于女生,要麼有鎮得住的份量,要麼有甩得開的力量,否則,對于某些無用的飯局,還是不參加為好。

畢竟,你奮斗了那麼多年的才得來的優秀,不是為某些油膩的飯局“助性”。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飯局上被灌酒的飯局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