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八年前的巢縣飯局江湖

2019-7-15 22:05| 發佈者: 酒店經紀人| 查看: 79| 評論: 0

摘要: 作者︰書橋小廝前些年的風氣,巢縣人熱衷攀比崇尚浮華。有俗語《飯後一道菜》為證︰“飯後不發煙,單位不正規;發煙不發紅,單位有毫慫;發紅不發軟,單位沒人管。”這是區劃調整前巢縣盡人皆知的段子,說不正規的單 ...

作者︰書橋小廝

回憶八年前的巢縣飯局江湖

前些年的風氣,巢縣人熱衷攀比崇尚浮華。有俗語《飯後一道菜》為證︰“飯後不發煙,單位不正規;發煙不發紅,單位有毫慫;發紅不發軟,單位沒人管。”這是區劃調整前巢縣盡人皆知的段子,說不正規的單位不發煙;比較差的單位發硬中華;有人管的好單位請客,飯後每人會發一包軟中華!攀比心理、浮華作風被表現的淋灕盡致。

這種習氣,應該說與傳統文化中的“臉面”密不可分,“頭臉”和“面子”,充斥生活中的每個角落,使得“人事”越來越復雜,到了“人情大似債、頭頂鍋蓋賣”的地步。于是乎,面子工程、形象工程接二連三,口號一個接著一個,實事卻少得可憐。我們的身邊,小樓蓋得怎麼樣?????兩三層;我們的腳下,馬路修得怎麼樣?????淨是坑。浮華的背後,是功利掩飾的蒼白。

與“飯後一道菜”相呼應的,是“飯前一局牌”,堪稱巢縣飯桌獨特的風景。一局牌,即發源于淮安、光大于巢縣、盛行于皖中的撲克牌游戲????摜蛋。在巢縣,摜蛋癮大的人︰“寧願不飯局,也要摜一站。”關于一局牌,還有段比較著名的順口溜︰“飯前不摜蛋,等于沒飯局;飯後不摜好,證明沒吃飽。”這段順口溜通俗易懂,直白地告訴你,飯局不打牌,可能要前功盡棄,一頓飯白請了。七八年前的區劃調整,導致此風大為收斂,後來又有所恢復,巢縣人自詡︰“他們被同化了。”江鋼肥則笑稱︰“巢縣人帶來的。”

本來,書橋小廝想就“有趣的飯前一局牌、實惠的飯後一道菜”發表一下議論,寫一段搞笑的東西樂一樂,想想如今社會風氣已經大為改觀,早已不如往常那麼頹靡,畢竟不可同日而語,也就罷了。

近日,忽然讀到流傳蕪湖的一篇趣味小品《蕪湖飯局江湖》,讀之人忍俊不禁,拍案叫絕。然後細細琢磨,覺得該文除了地名以外,分明就是當年巢縣飯局的寫照,如果把“蕪湖”一名替換成“巢縣”,活脫脫的一篇《巢縣飯局江湖》,于是書橋小廝我不辭辛勞,在這個夜深人靜的時候刻意為之,力圖再現前幾年的巢縣酒桌文化,以饗讀者。在此,特別感謝原文《蕪湖飯局江湖》的作者令壺沖,向他致敬,向他學習????

回憶八年前的巢縣飯局江湖

巢縣飯局江湖

原文題目︰蕪湖飯局江湖

原文作者︰蕪湖 令壺沖

改編︰巢縣 書橋小廝

巢縣,皖中小城,三面青山一面湖,近年以行政區劃調整成為人們茶余飯後的談資。

巢縣人喜歡下酒店,隔三差五就會招呼一聚。因為城不大,從東到西,或自南到北,開車、坐車或騎車,如果路況正常,都不會超過一小時,所以總會一呼千應。時間通常都在晚上,周末最多。

不到6點鐘,主人就到了酒店,菜要有特色,不是魚燒得好,就是雞啊鴨啊是一絕,要不就是環境特別。朋友聚會,用不著講究排場,關鍵是吃得抻朗,玩的開心。

酒店再小,都有一、二個包間,包間里必有一個可供打牌的小桌子。小城有句順口溜,叫做“飯前不摜蛋,等于沒飯局”。不玩一局那是不照地。

主人一落座,就拿著手機撥打一通,重復著同一句話︰“怎麼還沒到啊,就等你一個人了……”

對方就會說,“到了,到了,已經到酒店門口了”,或者是“5分鐘到……”。但是,10分20分鐘過去,未必有一個人到。

主人急了,再拿起手機︰“快,快,三缺一,就等你一人打牌呢。”隨後,便會有三兩人趕到,主人春風滿面︰“把我等急死了,快,打牌。”于是,幾人一落座,便熟練地打起牌來。要是人手不夠,主人會對酒店老板或者服務員喊︰“哎,老板,配個門子哎”。

回憶八年前的巢縣飯局江湖

大約個把小時後,一局牌差不多結束,輸贏已定。牌局中途已經點好了菜,主人看朋友差不多到齊,就喊︰“服務員,上菜!”

涼菜上的時候,酒先倒滿……這個時候大家結束牌局,要上桌子了,大家心里都有桿秤,心里已開始論資排輩,哪個不清頭的往上走,大家也不會當面講,只是會背後指指點點。

一般情況下,小的、地位低的站在旁邊找話題閑扯耗時間。混的好的、主賓去上洗手間,主要為了給大家時間排好隊,回來後,基本塵埃落定,自己再拉扯幾番,順水推舟坐上主桌,恭敬不如從命。

熱菜一上,開始干!

主人通常會說上一兩句,無非是“也沒什麼事,就是想大家了,在一起聚聚”之類,要是主人什麼也不說,客人會催他說上兩句,然後酒宴正式開始。

開始前,主請、主賓會一一介紹雙方。

這時候,主請大多是組織幹部,因為他把每個人都提拔了。比如報社的張經紀人,他會說這是我們報社的張總編,派出所的劉警官就是劉所,銀行的出納便是行長,諸如此類。一個桌子上,副科、正科,副處、正處比比皆是,全是領導,大家也不客氣。不認識的,還相互點點頭,表示知道了認識了,非常自然。很明顯,大家對主請的介紹很滿意。偶爾極個別的會謙虛一下,會模模糊糊地說︰“我不是……”聲音小到差不多連自己都听不見。馬上就有人說︰“快了,快了……”謙虛的人听了信心大增,很是開心。

回憶八年前的巢縣飯局江湖

巢縣這個地方,不是酒鄉勝似酒鄉,人既善飲也豪爽,“三中全會”什麼酒都干。尤其近年紅酒突然成了身份的象征,是宴飲時必不可少的角色。資格老的有身份地位講究養生的,常常搞一、二瓶紅酒特立獨行,但他們絕不遜色于白酒的風頭。白酒喝的昏天黑地,紅酒照樣來者不拒,胸懷寬廣的一頓能飲三瓶干紅……

通常情況下,一個酒桌上,起碼是先備一箱白酒來,多是六瓶,大家先是一起喝三杯,表示“三個啥啥”,說道千種萬種,反正都是由頭,扯起來很圓。三圈而後,從主請、主賓開始,各自找對象互敬,來來往往好不熱鬧。

等大家基本上兩兩喝過,酒量大的人就開始發揮“搞點氣氛”,一會“放個嗤花”,一會“炸個??子”。炸??子,一般人是不敢搞的,但真是上了桌子端了杯子的,又沒有哪個真害怕的。二兩的小壺,一口干掉;過勁的,或者是兩個人杠上了,一連能干兩三壺。接著酒局便進入高潮,大家也都放開了,聲音也高起來,膽子也大起來。

如遇到老鄉戰友同學等,便是“我倆干一下”,老朋友的,新朋友的,一端一壺,幾個回合下來,不少人吃不消,有的開始留個底,佯裝一飲而盡,實際上留了大半杯……敬酒的都眼尖的很,“不行,你這是養魚啊?”

其間,“打的”是 殺手 。所謂“打的”,就是端起酒杯起身到朋友面前敬酒,這樣的禮遇是高規格的,沒有人能夠拒絕。酒量大的往往就憑這個搞倒幾個,有時候也是故意選些力量較弱的出擊,這樣既可樹立酒桌上的威風,震懾其他蠢蠢欲動的心,達到保全自己的目的,又可以充作日後談資︰“那我,干他還是可以的。”

幾番下來,一箱白酒就見底了,主人便喊酒店老板,再拿兩瓶酒來,眾人就喊︰“不拿了,不拿了,拿來也喝不了。”

“能喝多少喝多少,喝不掉留著,我帶家去。”于是又開一瓶。期間主請趁空示意家里人發煙,“飯後一道菜”,這是必不可少的。巢縣人的規矩,不發煙哪照,你還給人講死之。一般來講,一人包中華煙,軟硬看主請的家底子,或者視賓客的分量而定。邊發邊講︰“收之收之,擱高頭難看。”于是,有裝包里的,有塞口袋的,還有不抽煙的,順手把煙撂給自己很熟悉的人……

再開一瓶估計真喝不掉了,主請就講“搞瓶把啤酒漱漱嘴。”老板便搬來一箱啤酒,全部打開,一人發一瓶,接下來,又是一場啤酒戰。

如此這般,各人的酒就喝得差不多了。

于是,“張處”與“李局”之間加個微信,“王所”與“周總”換個電話號碼,“劉經紀”與“孫行長”相約下次聚會的時間,場面異常熱烈,你兄我弟相見恨晚,耳朵咬的有拜好近,手握的似乎不打算放……

這時,主請低調地詢問主賓,“帶毫飯,還是搞毫面條?”主賓大多會謙虛地說“隨意,隨意。”于是主請方又高呼老板︰帶毫小菜,上毫飯,再上毫面條。也有上菜燙飯的,因人而異。

酒也喝了,飯也吃了,眼見得不少人擱筷子了,主賓就問主請了,“今兒就這樣啊?”

主請立即接話︰“好,就這樣,下次有時間再干!”

有時候主賓未問,主請會主動對主賓表示歉意︰“今兒就簡單毫??。”

主賓馬上接道︰“黑講,滴哈簡單啊!”

這一來一往,宣示宴飲結束。于是,大家起身穿衣、 拿手機、拎包……

出得門外,再握手,主賓等人先走,要麼專車要麼打的,其他的三五成群,十來分鐘後方才各自散去。

……等待他們的,又是下一個周末。

最憶是巢州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