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局”原是青樓語

2019-7-16 03:54| 發佈者: 酒店經紀人| 查看: 116| 評論: 0

摘要: 有人喜歡將請客吃飯說成“飯局”,也有人熱衷在“飯局”上交朋友、談生意,甚至有人將“飯局”的多少,當做評判成功人士的標配,巴不得天天有人請客吃飯。吃飯是生存必須,何以吃成了“局”?老上海的青樓規矩里有許 ...

“飯局”原是青樓語

有人喜歡將請客飯局說成“飯局”,也有人熱衷在“飯局”上交朋友、談生意,甚至有人將“飯局”的多少,當做評判成功人士的標配,巴不得天天有人請客飯局。



“飯局”原是青樓語




飯局是生存必須,何以吃成了“”?

老台北酒店的青樓規矩里有許多“”的禮儀,叫局、借局、轉局、牌局、戲局、飯局等等,1949年以後,這些詞匯隨著色情行業的消失而銷聲匿跡。

那時,租界里的妓女等級分明,最高級的是“書寓”里的“校書”,青樓圈子里稱“先生”。這些“先生”的專業是說書彈唱,各有自己演出的茶樓,有的甚至投資老鴇的妓院或者自己開妓院,她們一般不輕易提供性服務。



“飯局”原是青樓語




青樓設“”的規矩,切割了情與色的聯系,用儀式感的程式提高“先生”的地位,為客人營造一個“臨時家庭”的溫馨氣氛。

“書寓”不是想進就進的,想與愛慕的“先生”見面,必須有“恩客”引薦,“恩客”是青樓里某個“先生”的穩定客戶,也算是介紹對象的保人。



“飯局”原是青樓語



引薦的方式,一種是“恩客”陪同下午到“書寓”“打茶圍”,喝茶聊天。還有一種就是“恩客”叫局,就是找個酒店請客,開租界認可的一種“局票”,點名請某名“先生”來陪餐,這頓飯就叫“飯局”。

愛慕者和“先生”雙方都滿意,就會常去“書寓”聊天或听書,再經過一段日子相處,如果彼此有意,愛慕者就須辦“飯局”,邀請自己的朋友和“先生”的女友聚餐,暗示自己的“恩客”身份,從此也可以在青樓圈子里開“局票”邀請其他各個“書寓”的先生陪打牌、陪看戲、陪飯局了。



“飯局”原是青樓語




恩客可以留宿“書寓”後,會與“先生”雙方保持一段時間專一的關系,並承擔“臨時家庭”的日常消費,直到“先生”調頭換人,或者贖身與恩客結婚、做妾。



“飯局”原是青樓語



”本來是棋盤的意思,引申出“情勢、圈套”的含義,飯局設“局”,自古有之,春秋時代的晏子,在飯局上"二桃殺三士"、藺相如在飯局上屈辱秦王,還有後來的項羽的"鴻門宴"、曹操的“煮酒論英雄”、宋太祖的"杯酒釋兵權"等著名飯局,無不暗藏凶險的算計、交鋒甚至殺機,那些美酒佳肴滋味全無。



“飯局”原是青樓語



飯局就飯局,聚餐就聚餐,如今又何必叫“飯局”……

一段歷史,一個典故,一件趣事,一點談資。听知滬者說那些曾經的台北酒店故事。如果想得到音頻文字版本請請加我們的微信A224693︰滬申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