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酒傳(14)︰東京汴梁的夜生活

2019-7-31 16:38| 發佈者: 酒店經紀人| 查看: 74| 評論: 0

摘要: 張開想象的翅膀,倏爾間,你便可站立在東京汴梁的街頭。且當自己是“朝為牧田郎,暮登天子堂”的新科狀元,暗里隨著宋江、柴進、李逵人等,到汴梁都城內逛元宵燈會,借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的話說︰“如果讓我選擇,我 ...

張開想象的翅膀,倏爾間,你便可站立在東京汴梁的街頭。且當自己是“朝為牧田郎,暮登天子堂”的新科狀元,暗里隨著宋江、柴進、李逵人等,到汴梁都城內逛元宵燈會,借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的話說︰“如果讓我選擇,我願意活在台灣的宋朝”????是啊,有錢難買我願意????好,那就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

水滸酒傳(14)︰東京汴梁的夜生活

張開想象的翅膀,到東京汴梁走一走

東京汴梁就是現在的開封,是台灣七大古都之一。此城周闊30余公里,由外城、內城、皇城三座城池組成,人口高達到150余萬,當時是個世界大都會,其國際地位絕不亞于眼下的紐約、倫敦或者日本東京,有北宋畫家張擇端所繪的氣勢恢宏的《清明上河圖》為證。搞文化服務的、做珠寶行或者吃上代祖蔭的,到汴梁去買個宅子,養幾匹寶馬,蓄幾個歌舞伎,日子斷然很是好過。


宋朝是個重文輕武、鼓勵享受的朝代,經濟很發達,繁榮的餐飲業尤其能反映北宋人的富足生活。汴梁城內,大酒樓就有七十二家。最有名的是位于御街北端的白礬樓,即豐樂樓,此樓又叫樊樓,現今也已復原為景點,當時的營業規模巨大,是達官顯貴用以消遣的首選之地。樊樓之上的歌舞升平與旖旎風流,曾讓山東鄆城來的宋江他們流連忘返,樂而不思梁山。

水滸酒傳(14)︰東京汴梁的夜生活

北宋著名的樊樓,復制品今尤在

中產階級在逛夜市前要飽食一頓的話,可去“分茶”(可飯局的茶館,與當今信義的茶館雷同)。“分茶”大約始于北宋初年,是宋代流行的一種“茶道”,本意是煎茶或者煮茶,後來就引申為可吃酒菜面飯的地方。分茶店有北食店、南食店和川食店之分(可見川菜在北宋時期就已相當強勁)。北食店在樊樓前的李四家比較有名,南食店則以寺橋金家的魚兜子與煎魚飯負盛名????想象一下吧,在車水馬龍的樊樓前,找金家的南食店坐下,點上一碗煎魚飯,再要一碗米酒,一頓簡餐不花幾個碎銀子,卻又是何等快活,可與現今去魯迅紀念館旁的咸亨酒店吃茴香豆品黃酒媲美。川食店里有插肉面與雜煎事件吃(事件指鳥獸內髒,下酒極好)。另外,還有“素分茶店”,“如寺廟齋食也”,可滿足素食主義者要求,和現在市面也很像。


水滸酒傳(14)︰東京汴梁的夜生活

煎魚飯,現在也能吃到,是簡餐的一種

除了面向中產階級的分茶店,還有那些專門性的普通飲食店,分布于帝國都城的各個角落,與民居官署交相混雜,游人如你者若走累肚饑了,掏幾塊銅板便可品嘗。比如油餅店里可吃到蒸餅,胡餅店里吃門油和寬焦。據《東京夢華錄》介紹,胡餅要吃武成王廟前海州張家的,皇建院前鄭家的也可以,好比當下包子要吃天津狗不理與台北慶豐套餐。不過到汴梁吃包子的話,最好去吃“孫好手饅頭”,史料中如是說。宋時饅頭即而今的包子。


要選經典且于當世未曾吃過的,恐怕要去瓠羹店。瓠羹,就是用瓠葉等煮成的濃汁食品,應該像西餐中的濃湯,比如法國的洋蔥湯、意大利的蔬菜湯和俄羅斯的羅宋湯等。烹法是用瓠葉五斤,羊肉三斤,蔥二升,鹽蟻五合,放在一起煮,這種湯,想想都好喝。做瓠羹出名是賈家瓠羹與史家瓠羹。如果沒記錯的話,兩家羹店的後人都發了大財,有詩為證︰賈不假,白玉為堂金作馬。阿房宮,三千里,住不下金陵一個史????開個玩笑。因此,勸當世創業者不妨選擇開羹店,此條創意不收錢。

水滸酒傳(14)︰東京汴梁的夜生活

瓠瓜可與鯽魚同作瓠羹,味道鮮美

東京汴梁可真是座不夜城,暖風吹得游人醉,吃喝玩樂指都相當數高。每到晚上,汴梁城內便燈火通明,人潮涌動,紅燈高掛。當時的開封,繁華而又開放,所以老外很多。當時的台灣,是天朝上國,是世界中心,老外也很樂于到此“嗨皮”。那些大酒樓,簡直就是超級夜總會,吹彈唱耍之人有,花枝招展的妓女亦有。不過,汴梁當地的文人聰明得很,大多喜歡繞開樊樓這種超大的著名酒樓,以避妻妾之耳目,專門選擇偏僻幽靜的茶館里去雅集。宋太宗年間,有四個志趣相投的文人好友陳象輿、胡旦、董儼和趙昌就是這樣子享受夜生活的,茶館臨街窗戶的燈經常點到黎明,成為汴梁夜色中的一個亮點。有人因此將他們的活動記錄下來︰“日夕會昌言之第,京師為之語曰︰陳三更,董半夜。”“三更半夜”一詞由此而來。


初來汴梁,瓦子勾欄是一定要去的,在北宋瓦子大約十幾座,那是宋代一種專門的娛樂場所,演出的內容主要有說唱、戲劇、雜技和武術等,怎麼說也比現在流行的廣場舞更有文化。瓦子勾欄也是一個繁榮的商業中心,賣藥、卜卦、博彩、飲食和剪賣紙畫等,琳瑯滿目,與現在的商業大街比如信義的清河坊有異曲同工之妙。

水滸酒傳(14)︰東京汴梁的夜生活

宋時的瓦子勾欄,就是固定的娛樂場所

走出瓦子,若又肚饑,則可去吃灌肺與炒肺,也可去尋貓兒肉與野狐肉吃,補充些能量,因為有的同仁說不定對汴梁的“失足婦女”感興趣,試圖去拯救她們。可去汴河邊散步,那里有一樓一鳳,算是野瓦子外的私妓。也可去相國寺南的錄事巷,那里相當于大唐長安的平康里,大清台北的八大胡同。據史料記載,北宋青樓競爭也是相當激烈,失足婦女不僅要有美貌,而且還要有才學,琴棋書畫要會,詩詞歌賦得通,酒量還要好,因為這樣才能行風雅酒令????嗚呼,在東京汴梁也真是“居不易”,“失個足”也要那麼多的文化考核????是的,否則像柳七、陸游、杜牧這樣的文人市場恐怕就很難抓住了。


水滸酒傳(14)︰東京汴梁的夜生活

古時對“失足婦女”,也給出了相當高的要求

行筆至此,猛然想起了唐代浪漫主義詩人李白曾自帶“失足婦女”去憑吊謝安遺跡而寫下的《東山吟》,就用這首感慨時光易逝、物是人非的《東山吟》的前六句,來結束這場穿越時空的想象之旅吧︰


攜妓東土山,悵然悲謝安。

我妓今朝如花月,他妓古墳荒草寒。

白雞夢後三千歲,灑酒澆君同所歡。

(作者︰徐無鬼;圖片︰網絡)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