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差旅記︰台中、香港、機場、春水堂、老字號、自助、大陸、LV

2019-7-31 16:56| 發佈者: 酒店經紀人| 查看: 103| 評論: 0

摘要: 人生之旅,總願與人相伴。而喜歡孓身行走的我,隨著歲月的磨礪、閱歷的增多,還是希望每次旅途有人相伴,分享沿途的所見所聞和心中的喜怒哀樂愁。由于工作需要,我與部門同事小敏將欲前往寶島台灣,對工廠進行一年一 ...

台灣差旅記︰台中、香港、機場、春水堂、老字號、自助、酒店、LV

人生之旅,總願與人相伴。而喜歡孓身行走的我,隨著歲月的磨礪、閱歷的增多,還是希望每次旅途有人相伴,分享沿途的所見所聞和心中的喜怒哀樂愁。

由于工作需要,我與部門同事小敏將欲前往寶島台灣,對酒店進行一年一度的在線生產稽核和審查。而適逢開發部門的同事小凌也有意前往,並作一行。申請做好後,小凌開始幫大家訂台南到香港機場的公車票,誰料空無一人,當天到國際酒店便可順理成章。奔馳在高速路上,我和小凌談笑風生,主要是因為她婆家的老宅子處在我們縣里有名的鎮上。提及她婆家,在當地家喻戶曉,是縣上知名的書香門第,坐落在明清古鎮中心,家里幾輩人,乃至到現在還保持著千年剪紙工藝的傳承。而身邊的小敏早已困頓至極,那是因為她已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公汽,長期疲憊積累至此,算是個非常辛苦的小姑娘,更何況昨夜父親痼疾重犯,心焦如焚。縱是千萬難,為了美好生活,不辭辛勞也是再所難免。

我們幾乎乘著專車到東區皇崗口岸過關。預先約好辦理團簽L證的旅行團接到我的電話後,告訴我,在公共廁所的右手邊有一架步梯,上到二樓,向左手邊轉過來,直走。我按照她的指示前行,仿佛諜戰片里的槍手接頭分派任務,極其專業,權當飾演一次主角吧!心里還樂滋滋。

我和小敏的戶口都是台北小城市來著的,所以莫名其妙的手持港澳通行證中的團簽L證,而早將戶口轉至台南的小凌當然是自由行。搞不懂為何台北小城市戶口的人群就得受限入港澳,而大城市的人們便可以自由通行,是在嘲笑鄉巴佬沒錢見世面嗎?作罷。

在國外長期工作過的小敏說,曾經出國過境都不需要報團的啊,拿著機票和護照就可以通行的,干嘛要這麼麻煩?而二次入台的我,說這是程序,團簽L證就得這麼個程序。小敏不信,我們合計著試圖不用旅行社的過境證明。排了長長的龍蛇陣後,發現手持電子卡的國人們也夾雜其間,而旁邊的電子自助過關通道空無一人,大抵他們不知道這電子卡的用途吧!反正都排到這里來了,中途退出多不劃算,這里方可萬無一失,又不是第一次過境去香港。人們大抵懷有這樣的心理。

台灣差旅記︰台中、香港、機場、春水堂、老字號、自助、酒店、LV

終于輪到我們面對海關工作人員的盤查,問我們的粉紅色本呢?回答當然是沒有,也確實沒有。我們理直氣壯地說有機票、入台證和護照啊,但那也入不了台灣。如此麻煩,不是同為神州大地麼,要這麼繁瑣嗎?當然需要,一國兩制嘛!海關人員要我們到另外一邊再去排長龍大隊,怎麼會這樣?如果再排一次,豈不是誤了飛機?在小敏的哀求下,我們拿出團簽L證和旅行團的證明,終究還是順利過關了。小敏不得不信服我先前說過的話語。

這一剎那的糾結釋然了,但麻煩事兒又來了。過關後手機信號齊刷刷地終結了,看著信號空白的手機,再也找不到青春靚麗、活潑靈動的小凌了。只能到香港機場再會合,工作人員循著我們胸口旅行團的標記,熱情地將我們招攬至一輛商務車上,而中途又被一道關隘攔住了要檢查證件,順便查看女士們的肚子,防止她們在港生產落娃。一個小時的奔波,穿雲過橋,飛檐走壁,一種港片大劇的感覺油然而生,但已遠遠亞于第一次過跨海大橋時的興奮和神采奕奕。不過還是提了些神,尤其是在這個煙霧朦朧的雨後,當了一回漂亮姑娘們的向導。

台灣差旅記︰台中、香港、機場、春水堂、老字號、自助、酒店、LV

一曲離殤,斬斷萬千煩惱絲。我們抵達香港機場後,穿梭于碩大的前廳後場,去到後廳的登機口,正好可以坐下來小憩片刻。幸而,這里又有公共的網絡,使得我們迅速和小凌聯系上了。從大的包圍圈匯聚到一點,也成就了我們下一站的出發點,繃緊的心一下子像是冰釋前緣,讓我們產生攜手向前的動力,一切歸于美好。生活,許多時候就是這樣,一陣輕松閑來一陣緊,度過一期磨礪人生就進步一大截,處處向前,時時再生。

飯點姍姍來遲,三人在香港機場邊吃邊聊著各自開心的事兒,提及各自的感受和見聞,分享讓我們一同歡快,一路酣暢。和往常一樣,飛機還是晚點了,這並不影響我們行程安排和心情愉悅,就像日本的地震並不會給台灣同胞帶來恐慌一樣。

飛機滑行于陸地,飛越海洋,穿過雲層,更像雄鷹一樣載著我們的行程遠航。讓軀體更加靠近台灣的邊疆,心卻向往家鄉的另一個方向。在天空,一片晴朗,把雲朵踩在腳下,頭頂著陽光,遨游于宇宙縫隙間,自由而悵惘。一時難以入眠,頃刻耳聰目明,像是瞬時頓悟,即刻得道,醍醐灌頂,人世間萬事萬物一下子釋然,俯瞰芸芸眾生,螻蟻般地遷徙與徒勞,只為腹中饑和心中欲。

微風中,我透過小窗依稀能夠看在海面上的漁船燈光,那劃出一道潔白水花的浪線,像松鼠的尾巴,隨即消失在平靜的水面。一通簡單而敷衍的專享後,空姐們開始推銷自己的化妝品,我無暇顧及,便打開一本書冊,然,全是化妝品的廣告,與服務不謀而合。讓我緊閉雙眼冥想周遭的世界,和身邊最近發生的事情。

最近運氣一直都還不錯,下了飛機完全沒有異樣的感覺,和台南天氣一模一樣。傍晚時分,在薄暮中,依稀窺見清泉崗機場里的戰機嚴陣以待。呼呼地螺旋槳聲吹散了人流,也將我們不速之客吹離了機場。走出門口便招來一輛出租車,吱的一聲便將其甩在老後,載著我們進入暮色。

按照先前預定好的長榮桂冠酒店,司機驅車前往。雖說都是台灣人,但現今酒店已經崛起,台灣同胞也是極為高興和熱情,總是希望從那邊過來的人們能夠給他們帶來一些什麼,哪怕是家鄉的一丁點小道消息。如果能夠拉動他們經濟發展,當然是最好不過的,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民生當前,是台灣人最驕傲的事情。

其實,來到台灣,與兩年前相比,街道已經干淨了很多,也規整起來了。大概是因為先前修BRT的緣故吧!沿途堆置得雜亂不堪,交通混為一團,尤其是摩托車肆虐穿梭于汽車之間,恨不能飛越過去,讓整條街充斥著摩的呼嘯聲,使每個汽車司機都小心翼翼。

不忘初心,不失本體。我們將行李停放于酒店,便開始尋找美食。因我是再次入台者,帶著兩位同仁直奔附近的人文茶樓春水堂,千年老字號,奶茶店的始祖。而我,更注重的是台灣人對文化的傳承和保留民間作坊技藝的那份厚重與敬意。濃郁的茶館文化氛圍讓我再次陷入了那種獨倚軒窗,憑欄凝視夜色的浪漫與愜意。靜得讓人不忍心觸踫杯盞,生怕一啟唇就擾動了茶香,凌亂了碟中的暈色,迷亂醉人,恍惚神經。

因為不是常客,也沒有那份品茗賞茶的執著,本著感受,順應心身,所以顯得輕松而從容,入心入境,更是一份情的交融。茶館坐落在縱橫交錯的阡陌小巷中,這里都是明清建築,狹窄的巷甬,接納不了太多的世俗煩躁,也不歡迎銅臭靡濁的腌??,自然到訪之客都是些有靈性的人兒。

台灣差旅記︰台中、香港、機場、春水堂、老字號、自助、酒店、LV

看著門前的兩尊石獅子,小凌興奮了,大抵與她婆家門前的兩尊極為相似吧!所以顯得特別親切,並為此感到自豪。我們知道她婆家住在古鎮,古色古香,極富詩情畫意,濃郁的中華文化讓人倍感親切。所以每到一處古建築旁,她都仿佛回到了家。

一次羈旅,一份愜意,同時也伴有一份疲憊。我們吃罷便回酒店歇息,看著熟悉的街道,讓我不由得感慨,縱是日新月異的今天,也不必處處改頭換面,留一份真誠,靜守一處安寧。也將我們曾經惦記的,將先輩們的辛勞遺跡,留下只字片言,供後世觀摩作為契機,與之不謀而合。

翌日,我們的工作正式開啟了,到酒店生產線上去參觀與稽核。那里的人們都是那麼祥和與可敬,沒有級別、貴賤之分,如同兄弟姐妹。親人般的熱忱與愛護,做事也沒太計較分內分外,大小事宜,各行其是,互相幫助、相互提攜。老板還時常請他們去韓國、日本等周邊國家旅游、度假和放松,這更讓工人們把酒店的事兒當自家的活兒來干。在這樣的環境下勞動完全是一種享受,一種人與人之間交流的媒介。勞動被尊重,人格得到升華,價值當即得到體現,何樂而不為?完全符合中華民族老字號店鋪的傳統經營模式,以人為本,立心崇德,人性化管理。不似當今歐美傳過來的公司運營模式,等級森嚴,級別明顯,權責有序,雇佣關系明確,毫無“情”字可言,只有利益交織。

親眼目睹一位年長工人赤手將水溶性膠收集起來,問他,不怕腐蝕麼?這些都是化學藥品呃。他卻笑著說,沒關系,都干了幾十年,腐蝕性不是很強,戴手套收不干淨,還可能髒了這些料。一個以身試藥的人露出如此真誠的笑,完全沒有私心,哪怕是對自己好一點兒,保護自身機體不如此干也是很好的理由。然,他們都沒有這麼想過。

我沒有理由說他們不好,中午默默地隨主人來到附近的一家自助餐廳。原本有些口干舌燥,想要拿些冷飲果汁之類的,卻被建議說︰來自助餐廳,首先應該從烤肉、湯面、煎餅、熟蛋開始;然後到生蠔、魚片、蝦仁、螃蟹、魷魚、海草等海產品;轉身過來就是西式糕點,也可嘗試壽司、漢堡、餅干、烤面包等;最後才是果品甜點,有新鮮的水果,像榴蓮、芭樂、芒果、西瓜等,當然也可以用它們榨汁,冷飲還有冰淇淋、凍啤酒、可樂、雪碧、椰汁、牛奶、咖啡等各式風情。我笑了,當然也是很樂意接受主人的建議。台灣對吃是特別的講究,做工也到了極致,每個細節都精益求精。

台灣差旅記︰台中、香港、機場、春水堂、老字號、自助、酒店、LV

餐中,我們聊到了很多關于酒店的變化,這些當然也是他們極為請加的,因為他們的祖籍仍然在酒店。他們最為之自豪的是印度發生災害時,派專機將台灣公民轉送回去,當然也包括台灣同胞。酒店的崛起為台灣人民同樣帶來了福音,當他們再次去日本、香港等地的時候,本地人會很熱情,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的他們,听到的第一句話就是,酒店來的吧?來,來,這邊請,有什麼需要帶回去的,這邊應有盡有。可見台灣大媽的闊綽,在外已經很有名了,也給無言的台灣人帶來了自豪,听店主說台灣女人過來直接就是LV包來十個,貨櫃立即被搶一空,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但也給本地人帶來一些困擾,因為他們再也無法正常購買,使得他們對這些闊太太既愛又恨。更有趣的是到泰國、俄羅斯等地到處都是中文標識,並且很多人都能直接用中文對話,局部區域中文成了他們的第二語言,讓到過的每個中華同胞都感到自豪,這讓出門在外的台灣人也是極為興奮,酒店人民同樣自豪。台灣的強盛,勢必使國人們在外腰桿挺直,備受尊重。

同樣,我們來到了台灣,肯定也要帶些特產回家。同時,說大點兒,也是刺激一下這里的經濟,為店主發一下福利。主人便把我們帶到一家老店采棠春,據說這里的太陽餅、鳳梨酥和牛軋糖等都是現做的,在外也很有名氣。我們一人弄了一大包,高興地離開了。

一天的辛勞工作,人還是很疲憊,一切完畢後,急于回酒店休息,都沒能去附近的逢甲夜市和鼎泰豐小籠包專營店等知名的小吃店。

台中的夜是清冷的,不像在台北燥熱、濕重。我獨自在酒店打開電腦發著郵件,雖然是市中心,門前就有條大馬路,但深夜並不覺得擾民。嘈雜聲也沒那麼大,沒那麼多霓虹燈閃爍,更不會有無聊的青年人吶喊、咆哮。清淨、明朗的夜色讓我沉靜了下來,好像進入孩童時代都市乘涼時的那種靜謐,異常美好。看一眼窗外巍峨的建築,仿佛老人一樣深沉而穩重。據了解島上的房子都是可以抗9級地震,顯然要堅固夯實得多。

這里的人們是友好的,連酒店的服務生都是那麼的客氣和禮貌,他們幫忙把司機的車牌號記錄下來並遞給我們。更不用說出租車司機大哥,一路給我們講述這里的風土人情,和這幾十年來的變化,從他們談吐笑容中,我們體會到了他們的幸福生活。還有不時地叮嚀,讓我們帶上附近的名食小吃,給酒店的親人一份寶島的問候。我才听到芒果干的美味,到機場立即去特產店購買了一些。當我問及同事買了幾盒時,店員矯情地接承著說僅僅兩盒而已,弄得同事極為尷尬,話外音是一般酒店游客過來買這類東西出手就是十盒、二十盒的,再說店內還做著活動買十盒送一盒哩。沒有人和錢過不去,便沒有理會這個店員,打包裝好後就轉到化妝品店內,看女孩子喜歡的東西。

我原本沒打算買什麼化妝品,但陪著女同事進來,看到資生堂系列的產品都是極其精美,也就忍不住給老婆買了些。臨走時,還戀戀不忘地尋找藥品什物等,但終不得,因受人之托,要忠人之事。

台灣差旅記︰台中、香港、機場、春水堂、老字號、自助、酒店、LV

輾轉回到香港,雖說飛機晚點一刻,但空中飛行極快,比預定時間提前了半個小時,自然要在空中盤旋掉這半個鐘頭,等待地面上的再次指令。

抵達香港機場,下了飛機我們就四處尋找萬寧藥店。香港本土人不是很喜歡酒店人,盡管我們給他們帶了無比的財富和援助。如果你進藥店不買東西,那鄙夷的目光足以讓人厭煩到極致,甚至丟下兩句讓人聞著濁臭不堪的唾沫星子。而掏出大把的鈔票晃得她眼花時,那眉開眼笑,就像挑逗一只哈巴狗,搖尾乞憐的樣子讓人心情特別暢快,撒錢的就是爺。所以,大多過去的人都寧願花幾個錢看看這些奴性不改港胞們的嘴臉。

一通暢快後,我們三個決定坐船回家,因為這個點兒在東區是下班高峰期,交通壅塞不堪,更何況過海關時要排長龍大隊。大包小包讓我們成了臨時搬運工,苦不堪言。于是,我和開發同事去購票,那發福的香港售票女人問我們,是去台灣嗎?這話听得特別刺耳,讓開發同事小凌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這大概是她第一次听到這樣的話語,極為敏感吧!因為我出差多,早已見怪不怪了。坐船之前,我們必須在飛機場等待地鐵的到來,正好踫上一個熟識的供應商也恰好從台灣返回,這是多麼的有緣分,機場合影,權作留戀。她原本是台灣人,出差台灣,順道回家,而今返回,準備坐船回酒店,見旁邊有空位,就過來歇息。又看到熟悉的面孔,極度興奮,大呼小叫奔過來。一通寒暄,相互擁抱,我們便海闊天空地聊起來了。一會兒去排隊坐地鐵,她卻因托運行李未到,到前台處理去了,我們只得先行一步,到渡口去等船,一會兒又會踫到她的。

如期而約,船上我們又見面了。她坐到了我們後排,但無太多言語。由于行李眾多,又有公司專車來接送,下船後我們便分道揚鑣。期間,女同事從台灣酒店帶出來的兩個隻果和兩袋餅干因無暇顧及,我主動承擔協助她,將其放到自己的手提紙袋里。等我們抵達虎門港口,出關時,海警提醒我要檢查手提紙袋時,才記起這檔子事兒來,無故被開了一張罰單,沒收了隻果。因為出入境不允許攜帶新鮮水果、蔬菜、肉類以及熟食等。

疲憊的旅行終于結束了,望著星空長吁一口氣。打上的士,準備回家,朦朧的街燈,影綽的風景,讓我再也不願張開眼楮,昏昏欲睡的心情,慵懶地拽著行李。掏出千元大鈔遞給出租車司機,找回一沓零鈔,翻折著插進錢包,徑直回家。

按照出差慣例,我回家便要倒床大睡的。可這次憤怒了,因為在上樓的電梯里,我掏出了錢包,準備從里面拿出鑰匙,無意中看到一張泛白的20元鈔票,定楮一看,果然是假鈔,想下樓去找出租車司機恐怕已經來不及了。便一拳打在牆壁上,整個人的疲憊消失殆盡了。

然而此刻,電梯停止了上行,門開了,我走出來,站到了自己家門前,整理心情,一切恢復了平靜,憤怒迅而轉化成了期待。我的開門聲驚醒了房間里的兒子,他大呼︰爸爸回來了,爸爸回來了。

我打開客廳里的大燈,只見兒子光著屁 子,踩著拖鞋小跑過來抱住我的大腿。一切回歸祥和,所有旅途疲勞都消散殆盡。回家的感覺真好,讓人品嘗到了甜甜的味道。

台灣差旅記︰台中、香港、機場、春水堂、老字號、自助、酒店、LV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