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大最美愛情故事」從同班同學到恩愛夫妻,他們相戀相愛32年

2019-8-6 16:18| 發佈者: 酒店經紀人| 查看: 85| 評論: 0

摘要: 從同班同學到恩愛夫妻,他們相戀相愛32年“現在看來,我是嫁給了愛情”馬鵬程吳增穎伉儷編者按︰2019年9月17日,母親河畔、萃英山下的蘭州大學將迎來110周年華誕。作為校慶活動之一的校友集體婚禮提前于8月18日舉行 ...
從同班同學到恩愛夫妻,他們相戀相愛32年

“現在看來,我是嫁給了愛情”

「蘭大最美愛情故事」從同班同學到恩愛夫妻,他們相戀相愛32年

馬鵬程吳增穎伉儷

酒店經紀按︰

2019年9月17日,母親河畔、萃英山下的蘭州大學將迎來110周年華誕。作為校慶活動之一的校友集體婚禮提前于8月18日舉行,110對蘭大校友伉儷將以集體婚禮的方式為母校慶生。

愛情是一場沒有預演且又怦然心動的相遇,每個大學校園曾經有,現在也有,而且將來還會有。110對校友夫婦就有110個浪漫愛情故事,以集體婚禮的名義再聚母校,回望在校園攜手走過的那段時光,宛如一曲樂章,妙不可言!

據不完全統計,在全台985高校中,校園愛情結婚率蘭大是最高之一。那麼,蘭大的愛情是什麼樣子?在此,本報編發一組“蘭大最美愛情故事”,帶您一起體味“情定蘭大、牽手一生”的美好回憶。

“如果愛是一場修行,我願化成一座石橋,時時刻刻在你必經的路上,無論陰晴雨雪都為你等待,每一粒小石子都是我深情的凝望……”這是蘭大一院生殖專科醫院副院長馬鵬程給愛人????蘭大一院心內一科主任吳增穎詩一般的綿綿情話,這對相識相知36載,相戀相愛32年的大學同班伉儷,今年8月3日迎來他們的珍珠婚紀念。

兩人不僅入選參加蘭州大學110周年校慶校友集體婚禮,而且在校慶系列活動“最美愛情故事”評選中脫穎而出摘得第一名,贏得前往普吉島浪漫雙人旅行大獎。

1 大膽表白︰“我們兩個談對象,怎麼樣?”

1983年高考,來自甘谷的馬鵬程和來自靖遠的吳增穎雙雙被原蘭州醫學院醫療系臨床醫療專業錄取,而且是同班。

“開學報到後時間不長,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班上好多人見面都不叫名字了,要麼用綽號,要麼叫昵稱,我被叫成‘老馬’了,吳增穎被喊成了‘老吳’。”馬鵬程說。

憑借大一第一學期各科優異的成績,大一第二學期馬鵬程就當上了班長。“那時馬鵬程給我的印象僅僅是這人‘很凶’,經常擺出一副班長威嚴的架勢‘震懾’同學。我心想︰誰要是嫁給這個男人,真有點倒霉!”吳增穎說。

此後的幾年,兩人各忙各的。只不過大家在一個班上,時間久了也就慢慢熟悉了。

“我們相愛始于大四,記得有一次我感冒發燒近39度,住院了。心地善良的吳增穎接連好幾天給我打水送飯,噓寒問暖,直到我康復出院。她的細心和愛心讓我有了依戀。”馬鵬程說。

大四一次晚自習上,馬鵬程主動幫吳增穎佔了個座位,這一舉動被同學們起哄︰“老馬,老吳這人挺好的,你要追她!”

1987年元旦晚自習後回宿舍的路上,原本走在吳增穎後面的馬鵬程三步並作兩步,上前擋在了吳增穎面前。

老馬︰老吳,請等等!

老吳︰老馬,有事嗎?

老馬︰咱們班同學都說咱們兩個是天生的一對,地造的一雙,我們兩個談對象,怎麼樣?

老吳︰那我過年回去的時候問一下我爸。

老馬︰好吧,希望听到好消息!

“老馬”和“老吳”就是從那時候起“粘”在了一起,蘭州醫學院圖書館和蘭州大學校園的林蔭小道上多了一對散步的戀人,毓秀湖邊的白石見證了兩人深情的身影,積石堂邊的松樹聆听過他倆的喁喁私語……

2 上門提親︰幾句話“擺平”未來老丈人

“那個年代,女孩子談戀愛,必須征得家長同意後才能考慮,確定相戀後就是奔著結婚去的!”吳增穎說。

過完春節返校後,听到吳增穎“我爸說我的對象要找靖遠本縣的”回復後,馬鵬程撂下一句“那就算了!”轉身就走。

此後的日子,馬鵬程越是想靜下心來復習考研,就越想吳增穎對他的好,像著魔了一樣無法擺脫。“這事要是不徹底解決,我就沒法安心復習考研!”馬鵬程與吳增穎商量後決定赴靖遠見一次未來的老丈人。

1988年5月,在靖遠見到身高1.84米的“吳叔”後,家庭經濟條件方面的巨大差距讓馬鵬程多少有些不自信,但他定了定神鼓足勇氣說︰“吳叔您好!听說您對我和小吳的事有些想法和顧慮,因為我們還年輕,考慮事情不成熟不周到不全面,這次來就是征求您的意見……”

“我原則上不反對你們的事,如果你們畢業之後分配不到一起怎麼辦?”馬鵬程听到“吳叔”這話後頓覺“有戲”了,“在您眼里我們還小,但我們已經25歲了,考慮問題比較成熟比較周到比較全面,如果分配不到一起,那就她去哪?我就去哪!”馬鵬程的對答讓“吳叔”當場沒刺可挑,留下一句“如果這樣的話就行”的話,出門買來一紙箱雞蛋給馬鵬程煮著吃。

“吳叔”出門後,得意的馬鵬程拍著吳增穎的肩膀說︰“擺平了!”

“此後,我也去了一趟馬鵬程的家,啥都沒有,一家人住在窯洞里,土炕上鋪著一張席子,一家老小蓋著兩床被子……不過,我看重的並不是他家的條件,而是他這個人誠實、聰明、善良、可靠。”吳增穎說。

3 相親相愛︰此心安處是吾鄉

1988年7月大學畢業,馬鵬程留在了原蘭醫一院,吳增穎被分配到了白銀公司職工醫院(現白銀市第一人民醫院)。從此,白銀和蘭州之間的往返成了兩人的日常,這樣的兩地分居生活持續了七年。

1989年8月3日,馬鵬程和吳增穎結婚了,沒有隆重的婚禮儀式,沒有鑽戒,沒有房子,只花了200塊錢在馬鵬程老家辦了個簡單的婚宴。大喜的日子,吳增穎穿著自己花30元買來的紅色連衣裙,除此之外再沒有一件新衣服。

完婚後,吳增穎返回白銀公司職工醫院,繼續和同事住單身宿舍,馬鵬程住在蘭醫一院單身宿舍。1990年9月兒子出生後,吳增穎娘倆仍在單身宿舍住。直到1995年兒子5歲,吳增穎調到蘭醫一院心內科工作後,一家三口才團聚,擠在十幾平方米的活動板房里。

簡陋的“房子”不隔音,四處漏風,冬天冷夏天熱,還容易招引老鼠、蒼蠅、蚊子,晚上睡覺常有老鼠從臉上爬過。兩口子白天上班,兒子就被反鎖在“房子”里。

2000年,他們終于有了醫院提供的76.8平方米的舊房子,簡單裝潢搞完衛生後的第二天就搬進去了,油漆味還很重。“在活動板房里住了很多年,一下子搬進樓房,有一種一步登天的感覺。2015年再次搬進120平方米的新居時,15年前那種強烈的歸屬感反倒沒有了。其實,最重要的不是住了多大的房子,而是一家人相濡以沫的時光。記得大學五年,馬鵬程唯一一次請我飯局是在會寧路的一家牛肉面館,一碗一毛五的牛肉面,最後還是我掏的錢,因為他兜里沒有一分錢。他剛工作第一個月發了82.5塊錢的薪水,平生第一次見這麼多錢,30塊錢還了賬,剩下的扯了布料給雙方父母每人做了一套新衣服。”吳增穎說。

最讓兩人欣慰的是,雙方的四位老人仍健在,兒子學業有成剛結婚,雖不是大富大貴之家,但一家人和和睦睦,相敬如賓,充滿甜蜜,這是最大的幸福。

4 婚禮願望︰好想大聲說愛你

有人說,愛情是花前月下的竊竊私語;也有人說愛情是激情燃燒的歲月;還有人說,愛情是油鹽醬醋鍋碗瓢盆居家過日子。但在馬鵬程、吳增穎夫婦看來,愛情是一種緣分、一種迷戀,更是一種責任、擔當和包容。

“我希望嫁給愛情,希望有一個人一生一世對我好,希望他有責任感……現在看來,我是嫁給了愛情。”吳增穎滿臉的幸福。

一輩子沒有當著吳增穎的面說過情話的馬鵬程有個想法︰在8月18日集體婚禮當天,他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大聲對吳增穎說︰感謝你,妻子,只有你能與我同甘共苦,相濡以沫;感謝你,愛人,賜予我調皮又懂事的兒子,他是我們生命的延續;感謝你,老婆,能夠悉心照顧我們的父母數十年,為我分憂解難,讓我安心工作。在這30年里,只有我知道你受過多少委屈,吃過多少苦;也只有你不嫌棄我的貧窮和寒酸,為了一家人的幸福,無悔無怨,辛勤工作,默默奉獻。30年的婚姻,在慢慢地走向歸真和平實,只要有愛,只要心中永遠懷有30年前的那份堅持,我們還會有下一個30年,下下個30年!

文??圖 蘭州晨報??掌上蘭州首席經紀人 武永明 實習生 張萱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