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我都不敢相信!我那純情的新娘是夜總會的公關小姐

[複製鏈接]
01_avatar_small online_admin 酒店經紀人 發表於 2019-1-18 13: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死我都不敢相信!我那純情的新娘是夜總會的公關小姐

周新,高級心理咨詢師,原楚天金報著名情感經紀人,10年的采訪經歷,幫助過上萬名情感困惑者走出愛的泥沼。可通過微信請加A224693“周新聊情”,你的情感困惑,高級心理咨詢師周新幫你解決!

讀者提問︰2月14日,情人節,也是我在老家迎娶如薇的日子。在這個空氣中都彌漫著甜蜜的好日子里,我終于牽了心愛女人的手走進婚姻的殿堂,想著都覺得不可思議。

望著還在睡夢中的如薇,我忍不住親了她一下。大概是昨天太累了,如薇還沉浸在夢中,沒半點反應。我順手抽出一支煙,點火,深吸一口後,陷入了對未來幸福夜生活的遐想之中。

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我擔心驚醒如薇,搶著接听了電話。“這麼早,是誰的電話?”如薇還是被吵醒了,不耐煩地扭過身去。

我以為是朋友惡作劇,故意選擇新婚第二天早上打電話鬧醒我們,連忙給如薇賠小心︰“你睡,我出去接!”

走出臥室,我才敢大聲說話。電話那頭是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喂,你好,我是如薇的前男友。”我心里咯 一下,連連叫苦,妻子的前男友在新婚第二天打來電話肯定不懷好意。

我命令自己冷靜下來,問他到底有什麼事。“我只想告訴你,我和如薇之間只差一張紙,什麼事情都發生了。我和她同居了兩年,都打算結婚了。”“那是她的過去,我不會計較已經發生的事情。我在乎的是,她的現在和以後。”

也許是被我的淡定激怒了,對方開始威脅我,說如果被他找到我們,將會對我們不利。我耐心地和他說著,希望他能放下過去。看在過去和如薇相好的情分上,好聚好散。

經過我一番真摯的勸說,對方感動了。臨掛電話前,他提醒我︰“兄弟,我和如薇相處的時間長,了解她的習性,她是一個貪慕虛榮的人。如果你想和她長久下去,一定要跟緊。”

說來有些不好意思,我和如薇是閃戀閃婚。2008年元旦節,經人牽線搭橋,我認識了遠在東區酒店工作的如薇。據經紀人說,如薇孤身一人在東區開公司,忙于事業一直沒有結婚。

我看了如薇的照片,感覺她特別有氣質,是典型的知性女人,對她的第一印象非常好,便主動與她聯系。不知為什麼,我們倆特別談得來。

如薇言談舉止也正如照片上傳遞的信息一樣,知性大方,既愛事業又有夜生活情趣。通過交談,她對身在外企酒店工作的我很滿意,很快,我們就談婚論嫁了。

從相識到結婚,不到兩個月的時間,的確有些倉促,但我相信經紀人和自己的眼光,認為如薇會是一個好妻子。如薇的公司具體在哪里,我從沒見過,更別提了解了。

等我掛完電話,扭過身去,卻看到了如薇站在身後,眼中有淚光閃爍。“你太偉大了!我一定要好好對你!”我頓時明白,如薇已站在背後許久了,听了剛才的對話。

我伸出手,摟住她的雙肩,憐愛地說︰“這有什麼?我是你的丈夫,一定會保護你的!”

這是我的心里話。我是一個負責的男人,結了婚,自然要為妻子撐起一片天。而我的妻子,也會像所有女人一樣,將家庭視為天。但是,我沒想到,如薇給一向自信的我迎頭痛擊。

打死我都不敢相信!我那純情的新娘是夜總會的公關小姐


蜜月剛剛過完一半,如薇便以種種不適為由,提出要返回東區。“在這個小鎮上,我根本找不到娛樂項目,感覺與世隔絕了一般。再說了,公司丟了這麼久,也的確需要我回去了。年庭,你讓我回東區好不好?”

如薇一副央求的口吻,讓我不得不點頭︰“那好,你先去東區,等我安排好酒店工作調動後,我就去找你。”

我剛剛松口,如薇當天下午就訂了車票,像燕子一樣輕靈地飛了。從那以後,她不再給我打電話,每次都是我主動打過去。

令人費解的是,如薇在家里異常乖巧懂事,見誰都是一臉的笑,一到10點就洗漱睡覺,而在東區,她像脫了籠子的鳥,夜夜玩到12點都不願回家。

很多次,我打電話過去,總听到那頭充斥著勁爆的音樂和眾人的怪叫,一听就知道她流連于娛樂場所。我勸她早點回家,記住自己已婚的身份。她當著我的面,總說好,可我再追個電話過去,她一看是我,就關了機。

這樣過了兩個月後,我越想越不對勁,感覺如薇距離自己越來越遠。恰好,這時,我們為一點小事發生了矛盾,如薇根本不接我電話了。

我意識到,如果再讓她一個人呆在東區,我們的婚姻岌岌可危。想到這里,我連忙辭職,來到東區,想看看如薇到底過的是什麼樣的夜生活。

見到我的第一天,如薇像招待遠道而來的朋友一般,熱情而周到。我還以為是小別勝新婚,她對過去的事既往不咎了。

等到夜深人靜時,我早早鑽進了被窩,等著她,可她卻一臉嫌棄,“你還是去舅舅的招待所睡吧!”

“為什麼?”

“不為什麼,我不想這麼早要酒店小姐,我還年輕,還沒享受好夜生活,不想被酒店小姐拖累。”

“我也不想這麼早要酒店小姐,但是沒必要將我趕到舅舅的招待所去吧!”

“你去不去?!”如薇的聲音提高了八度,專橫霸道,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我不想見面的第一天就吵架,只得起身離開,去了如薇舅舅的招待所。

舅舅見到我,問清事實後,連連說如薇不對,又將我送了回來。如薇看在舅舅的面子上,沒說什麼,待舅舅走後,她丟出一床被子,“你睡沙發,我睡床!”說完,“砰”的一聲關了臥室門,任憑我怎麼叫她都不願意開。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我見到了另一個如薇。

打死我都不敢相信!我那純情的新娘是夜總會的公關小姐

當初,經紀人說如薇在東區開公司,實際上她只是一家代理公司的業務經紀。據我觀察,她的酒店工作就是陪吃陪聊陪玩。

一個月內,她陪兩個老總出去旅游一次,有十天晚上不回家,在外面玩通宵,給她打電話,她總說︰“我在陪×總洗桑拿。”或者是吃晚茶聊天,一聊就聊到凌晨4點。

我要她說具體地方,她馬上問︰“你來干什麼?破壞我談業務嗎?”而且,她常拎著大包小包回來,有時是價值五千多的玉鐲,有時是洋酒和煙,讓我有非常不好的猜想。

我知道正面問她,她什麼都不會告訴我。我想從側面了解,便讓她帶我見見她的朋友,她不願意︰“你這個土包子上不了台面,別人會笑話我的!”

我曾經想過跟蹤盯梢,但是,人生地不熟,加上如薇機靈,總能發現我的意圖,三兩下就將我甩不見了。

總之,不管我如何努力,她就是不理不睬。如果遇到她心情好,她會對我展露兩個笑臉,勸我回武漢,“你呆在東區干什麼呢?想看住我?只要我的心在你這里,肯定不會跑的。”

大概嫌我在東區礙眼,天天在她耳邊嘮叨,她煩了。一天,她回到家里,直接將機票甩到我面前︰“這是明天回武漢的機票,你收拾一下,準備走吧。”

我不願意,與她發生了爭執,她像瘋了一般,沖上來對我又打又咬。後來,她索性以死相逼。她將刀放在手腕上,問︰“你走不走?如果你不走,我就自殺!”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種陣勢,我害怕出事,只得給如薇的媽媽打個電話,讓她勸勸如薇。沒想到,如薇見了自己的媽媽,氣勢更加逼人,當晚便不讓我在家里睡。那天晚上,我怒火無處發泄,只得去網吧打了一晚的游戲。

被如薇逼回武漢後,我越想越不對勁,覺得這樣的老婆不要也罷,向如薇提出了離婚。如薇回答得倒是很輕松︰“當初如果不是我爸媽逼著我回來結婚,我也不會和你在一起。現在你提離婚,正好!”

我們說好了,兩個月後去離婚。可這時,如薇年邁的爺爺奶奶卻拄著拐杖來求情︰“我們的如薇原本是個很好的小姐子,可能這兩年呆在東區有些改變。你能不能給如薇一次機會?我們家從來沒有人離過婚,丟不起這個臉啊!”

在親戚朋友的指責下,如薇也有些改變,不僅不再提離婚的事,還給我父母買了禮物,討好他們。看在如薇改變的面子上,我也沒再計較。兩個月後,我再次來到東區,與如薇團聚。

然而,單獨和如薇相處,就發現她根本沒有改變。她照樣在外面嗨,十張信用卡輪番刷,恨不得張張都刷爆。我一說她,她就冒火,怪我沒本事賺大錢,對我又咬又抓,還不讓我還手。

每次我說沒想到她是這樣的人時,她就恨恨地說︰“你來東區來得對,看清楚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以前在你家里,我都是裝樣子給別人看!我和你結婚,純粹是一時沖動!”

盡管如此,我還是希望和她在一起。雖然和她認識的時間短,但是我很愛她,更不想被大家恥笑,閃戀閃婚又閃離。

11月28日是她的生日,我特地送了她999朵玫瑰討她歡心,可她還是不為所動。只要我出現在東區,她就玩失蹤,根本不想和我在一起。唉,這場婚姻,真不知該怎麼收場。

聲明︰作者原創文章,任何機構和個人轉載須獲得授權,否則舉報維權死磕到底!

喜歡這一篇,請分享到朋友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