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講我在夜總會上班遇到的那些事兒4

[複製鏈接]
查看161 | 回復0 | 2019-1-22 21: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不過很快,我就失望了,宋斌的目光一如往常般透露著深沉,除了老練之外,我什麼都看不出來。

“我既然來上班了,就不麻煩宋哥你了,我繼續上班吧,宋哥,你下去休息吧。”我略微失望地擺著手,回到了前台。

“那行吧,你自己注意一下,可不要打盹了。”宋斌交代了一聲便下去了。

燈已經開了,在高跟鞋聲音消失掉的時候開的,距離兩點鐘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心里有些期待,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樣的怪異事兒呢?

就在快一點十分的時候,那天來過一次的那個中年大叔又來了,進來之後看了我一眼,嘆了口氣,說︰“小伙子,你真可憐。”

我立馬來了疑問,說︰“怎麼說?”

“所有人都在欺騙你,你連該相信誰都不知道,難道你覺得你還不可憐嗎?”中年大叔微微一笑。

經過這幾天的事兒,我心髒變的異常強大,看著這中年大叔,我說道︰“我知道接下來你你要說什麼,無非就是要讓我相信你而已,可惜,你肯定也會騙我,所以,你不用再說了。”

“呵呵,小伙子,思維的誤區是要不得的,你覺得所有人都在騙你,但是偏偏就有那麼一個人,他肯定是真心想要幫你的。”

“反正不是你。”我態度很堅決。

“呵呵,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所有的真像的,這不僅僅是針對你一個人的局,而是同時針對著十一個人,現在,七個人已經躺在了棺材里,活著的,還有四個,你是其中一個,而且,是最為關鍵的那一環,如果你死了,其他三個人,也就得跟著你陪葬。”中年大叔盯著我。

我冷哼一聲,說︰“你是要告訴我,你就是那活著的四個人之中的其中一個,然後讓我相信,我的生死關乎你的生死,進而,再讓我相信你,和你一起進退?”

“我是這樣想的,不過,你要是不相信我,也可以當做我沒說,不管如何,命總是命,強求著讓你相信我,並不是一件多麼好的事情。”中年大叔叼了一根煙,並沒有要任何東西,而是進入到了404包廂里面。

我跟了過去,想進去提醒他,他還沒有開包廂,結果,我卻被堵在了404包廂的門口。

“你在里面干什麼?你給我出來!”我在外面喊著。

不過,足足半個小時的時間,中年大叔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就在我以為里面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情,準備告訴宋斌的時候,門開了,中年大叔從里面走了出來,神情有些頹廢︰“你姓李,單名一個偉字,我姓木,名子偉,記住我的名字,我們還會見面的。”

中年大叔撂下這麼一句話就走了,我仔細的思索著,感覺著名字有些怪,木子偉,這世界上還有姓木的?

因為還有二十多分鐘才下班,我就一直坐在椅子上想著,木子上下一組合就是個李字,難道說,他也叫李偉?可是這世界上重名的人有很多,又能代表什麼呢?

我實在是想不清楚,也想不通,最後等到十二點的時候,我乾脆就沒有再想了,關好四層的門,就下樓了。

坐電梯剛下去,我就看到了在門口的宋斌,見我出來了,宋斌直接走了過來,伸手將一個紅包放在了我手里。

“今天干的還不錯,這紅包是你應得的,以後好好干,紅包不會少的。”宋斌說完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在我還在發愣的時候,就走了。

看著那紅色法拉利一騎絕塵,我打開了紅包,好家伙,直接一萬!

有了這一萬,我經濟方面的緊張也算是緩解了一些,坐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就往劉佳住的那邊去了,雖然劉佳已經走了,但是我還是要去看看,或許,她會在自己的住處留下一些什麼也說不準呢。

出租車到了地方上,我下了車,看著不遠處那個獨立出來房子,慢慢走了過去。

來到門口,里面一片漆黑,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我下意識地敲了敲門,卻突然意識到自己有些傻了,劉佳都已經走了,我敲門又能有什麼用呢?

可就在這個時候,燈亮了,門開了,一個大約二十七八歲的男子站在門口,揉著惺忪的睡眼。

“大晚上的,你找誰啊?”年輕男子有些生氣。

我愣愣地,看著年輕男子,說道︰“你是什麼時候搬到這里的?”

“我住在這都快大半年了,你到底干什麼的,有屁就放,沒屁滾蛋,我還要睡覺 。”年輕男子說著話就準備關門了。

我將腳伸了出去,卡在了門口,年輕男子見沒把門關上就急了,罵了起來︰“你到底想干啥,想打架說一聲,我正愁找不到地兒去騙點錢 !”

我皺了皺眉,看這男的不像是在說謊,便將腳收了回來,那男的瞪了我一眼,啪的一聲將房間門給關上了。

往後退了幾步,看著這熟悉的房子,我心里莫名傷感,劉佳跟我說她不是鬼,可是為什麼她剛一走,這房子就不對了呢?

莫不成我之前來這里的時候都是幻覺?

我不相信,不相信那是幻覺,因為之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真實到根本就沒有辦法讓我去相信那是幻覺。

坐出租車返回市區,睡了一覺,第二天一大早,王警官就給我打來了電話。

“我已經查出來了,劉佳的老家在雲南的一個苗寨,她母親是苗人,不過她父親是漢人,如果她要回去的話,應該是會回苗寨里,如果你真的確定還想見到她,那我們可以確定個時間,然後去苗寨看看。”王警官在電話里說道。

關于找到劉佳,我是沒有任何異議的,不管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我都要找到她,所以,我很堅定地點了點頭,說︰“那就三天後吧,到時候我應該有時間。”

“成,那就這麼定了,這兩天我準備一些東西,三天後我們出發,去雲南苗寨。”王警官听起來也很開心的樣子。

我沒有再和他說什麼,雖然我知道他是帶著目的要去的,可我依舊還是願意跟著他一起去,有些時候,被利用並不代表你就不能反利用。

之後的幾天時間里,我開始按時上班,並再也沒有去找過宋斌說不想上班或者是其他的什麼事兒,等到第三天的時候,宋斌笑了,拍著我的肩膀說︰“這就對了,好好上班,不要再去想其他的那些事情,讓自己傻傻地活著也沒什麼不好得。”

我尷尬一笑,拿出一張請假條,說︰“麻煩宋哥批個假條,我要出去幾天。”

宋斌一愣,接過之後看了一眼,嘆了一口氣,說︰“我知道你終究還是不想傻傻的活著,不過也沒事兒,不能傻傻的活著,那就做那個最聰明的人,一般來說,最聰明的那個也會活的很好。”

我一愣,旋即明白了宋斌的意思。

這時候,宋斌已經簽好了假條,說︰“給財務上一張就行了。”

和宋斌分開,去將假條給財務上給了一份之後,我給王警官打了個電話,沒多長的時間,王警官就開車到了下面。

我坐進去,王警官看了我一眼,說︰“都準備好了嗎?”

“沒什麼可準備的。”我說。

“恩,也行,不過你放心,有我呢,你絕對不會有任何事情。”王警官很自信地說道。

可是,就在白色捷達要上高速,往機場那邊去的時候,一輛客貨車卻是從前面橫插了過來,直接攔住了白色的捷達。

“狗日的,別讓我知道是誰!”王警官拍了一下方向盤,拉開車門就走了下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客貨車上,一個頂著草帽,穿著汗衫的男子也下了車,我仔細一看,這人正是那個叫木子偉的人,也就是那個中年大叔。

他來這里干什麼?我心里疑惑不已。

兩個人好像是認識一樣,見面就開始掐了,我趕緊下了車,跑了過去。

“你不能帶他走!”木子偉的態度非常堅決。

“這事兒和你有關系嗎?我就是要走,你能攔的住我?”王警官也是來了火氣。

“我只說一句,你不能帶他離開這里,其他的,我不想多說。”木子偉眼神冷峻地說道。

王警官轉頭看了我一眼,然後便低頭低聲跟木子偉說了起來。

我听不到,想過去听一下,結果王警官揮了揮手,示意我不要過去,我便只能是站在了原地,不過心里卻是非常的焦急,不知道這個木子偉到底是想要干些什麼。

兩個人低著頭交流了起來,很快,我就看到木子偉皺起了眉頭,好像是有些難以抉擇。

也不知道王警官又說了一句什麼,木子偉便看向了我。

“你不能跟他走,相信我。”木子偉對我說道。

“我不會害你的,我只想破案,你也要相信我。”王警官也看向了我。

我感覺自己快要瘋了,抱著頭,我吼道︰“你們到底想干什麼!?”

兩個人同時皺眉,之後便又低頭商量了起來,最後,木子偉又看向了我︰“想要跟著他去也可以,不過必須要帶上我!”

“我只想去找劉佳,至于其他的,我不想管。”我吼道。

木子偉和王警官對視一眼,然後木子偉便是走向了捷達那邊,拉開車門,直接上了車。

王警官有些無奈地攤了攤手,說︰“上車吧,我們去機場。”

木子偉也是夠霸氣,將那客貨車扔下之後就不管了,期間,王警官問木子偉怎樣處理那客貨車,木子偉直接來了一句︰反正不是我的車,查不到我頭上。

听了這話,我和王警官都是有些無語,敢情這貨是偷了輛車?

到了機場,辦理了登機手續,拿著登機牌在候機廳候機的時候,一隊五個大學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從他們的對話中,我听的出來,他們好像也是要去往苗疆的,不過他們和我們的目的卻有些不一樣,我們是為了找人,可他們卻是為了探險!

旁邊的王警官一個勁兒的搖著頭,低聲說道︰“現在的大學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想去那地方探險,得先把腦袋往褲腰帶上栓,沒保命的本事,誰敢去那個地方啊!”

“你知道那里危險還把李偉這傻逼往苗疆帶!”木子偉冷不丁的插了一句話。

“有我在,怕什麼!”王警官不服氣地瞪了一眼木子偉。

“那你就能知道這一隊大學生里面沒有會保命本事的?”木子偉毫無情緒可言的說道。

我實在是不想听著倆人說話了,便站了起來,正好這時候,對面那五個大學生里面一個長相清純,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小姐微笑著向我走了過來。

“朋友,能幫忙給我們拍張照嗎?”那小姐沖我笑著。

都說笑容是最好的催化劑,可以催化任何陌生或者不美好的關系,現在我就真切的體驗到了這種感覺。

看著她那甜美的笑容,我竟然是無力拒絕。

“可以的。”從小姐手中接過相機, 嚓 嚓連續幾下,照片就拍好了。

拍好照片之後,我專門看了一下,感覺比較滿意,就將相機給了那小姐。

那小姐看過之後也很滿意,沖我笑著說了聲謝謝,便和同伴玩鬧去了。

登機的時間很快就到了,我們從登記通道進入到飛機內部,等到坐下來之後,我首先就看起了空姐。

不過很快,我就失望了,都說空姐美麗異常,可現在看來還是不及當初大學時代的那些校花們。

飛機起飛之後,王警官和木子偉兩個人便都是眯著眼誰了起來,可我是第一次坐飛機啊,一直都在向外面看著,看著雲層就在自己的下面,感覺非常的奇妙。

而飛機的一上一下,卻可以用坐電梯來形容,當飛機突然下降的那一瞬間,其實就和電梯突然下降的那一瞬間一樣,會感覺有些失重的感覺。

我這個鄉巴佬顯得一臉興奮,不過很快,等到這種新奇感過去之後,便也感覺沒什麼了。

斜上方坐著的就是那幾個學生,那個剛才請我拍照的姑娘性格很開朗,跟幾個同學聊了很多,我也听了很多,看的出來,她是真心喜歡探險的,喜歡那種刺激的感覺。

飛機很快就到了昆明機場,下飛機的時候,我們便和那幾個學生分開了。

“這里有直達苗疆的旅游公車,吃個飯直接坐車去吧。”剛下飛機,王警官就迫不及待起來了。

木子偉卻是不同意,說︰“這可不行,剛下飛機,怎麼也得休息休息,睡一覺,明天再出發。”

“就坐了幾個小時而已,有多累!”王警官有些生氣了。

“不管是幾個小時,起碼也是上了一趟天,不休息不行。”木子偉態度非常堅決。

這時候,王警官看向了我,說︰“你的意見呢?”

我知道自己這一票非常關鍵,想了想,便說︰“這會兒也確實是吃了,不急于這麼一時,休息一下再過去吧。”

王警官見我這樣說,便也沒再說什麼,帶著我們去吃了個飯,然後在賓館登記了三間房,便是休息了下來。

這時候,時間也都是下午六點多了,沒過多長時間,天便黑了。

我玩了會兒手機,便也是休息了下來。

可就在我睡的正熟的時候,王警官和木子偉兩人卻是一前一後跑進了我的房間里面。

“這賓館有古怪,不能再繼續住下去了,趕緊穿衣服,我們換賓館。”木子偉說道。

我看向了王警官,王警官也是點了點頭,說︰“趕緊穿衣服,不能再等了,不然等到十二點的時候,事情就不好辦了。”

見這兩人都這樣的緊張,我也沒了睡意,趕緊從床上翻起來,便開始換起了衣服。

剛剛把上衣穿好,褲子穿了一般,連鞋都沒穿呢,王警官和木子偉便是同時將我給架了起來。

“趕緊走,不能再等了。”

我的心開始砰砰亂跳了起來,看這情況,好像是很緊急的樣子,會死人嗎?

很快,答案就出現了。

當我們三個從賓館里面出來的時候,賓館四樓突然穿來一聲巨響,緊接著,整個四樓就變成了一片火海。

“好險!”我拍著自己的胸口,有些後怕。

“看來我們被人給盯上了,會是誰呢?”木子偉沉思了起來。

“或許就是一個簡單的意外呢!”王警官說道。

木子偉眼露鄙視地看著王警官,說︰“就你還當警察,連這點端倪都看不出來!”

“那你說說看,什麼端倪!”王警官倒是不甘示弱。

“你可還記得,我們登記的時候,遇到了什麼事兒?”木子偉看著王警官。

王警官白了木子偉一眼,說︰“你不用跟我賣關子,你想說什麼,直接說便是了。”

“那你應該注意到那個女人脖子上的那個蠍子圖案了嗎?”木子偉問道。

“都說了,你直接說,我不想跟你玩猜謎語。”王警官直接說道。

“哼,看來你真不是一個合格的警察。”木子偉不屑一笑,說,“那個蠍子的圖案,其實是一個圖騰,是一個組織的圖騰,那個組織叫蠍子公會,專門收割那些名字出現在蠍子公會禁榜上的人的性命。”

“我當然知道了,這個不用你給我科普,不過我要跟你說一聲的是,像今天這樣的陣仗,起碼是兩個以上在禁榜上有名的人才能夠吸引過來的。”王警官盯著木子偉。

這時候,我發現了奇怪的一幕,兩個人互相盯著對方,卻是半天都沒有說話。

噗嗤!

就在我以為這兩人要掐架的時候,他們卻都是笑了起來。

“我明白了。”木子偉很快收住了笑容。

“來日若是能夠目睹禁榜,我一定要把你的身份查個清楚。”王警官盯著木子偉。

“我也一樣。”木子偉表情嚴肅。

只有我,像個傻逼一樣看著這兩個人,特麼的到現在都還不明白這到底是咋回事兒,他們說的那些話,又有什麼含義。

文/《活人樓》

喜歡這個故事的朋友,微信“duwu22”有更多後續精彩內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