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講講我在夜總會上班遇到的那些事兒10

[複製鏈接]
查看163 | 回復5 | 2019-1-23 15: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有些心動了,熟婦口中的那些秘密一直都是我非常渴望想要得到的東西。

從剛開始陷入到這個局里面的什麼都不知道,到現在感覺所有的一切都是圍繞著我而鋪開的陰謀和秘密,讓我感覺到有些煩惱,我想知道那個秘密,就像我想要找到劉佳,和劉佳一輩子一直在一起一樣的迫切和堅定。

我很想答應她,然後從她的嘴里得到我所需要知道的那些秘密,可是,想到這些日子以來一直保護著我的木子偉,我就又沒法堅定下來了。

我想,一個極樂強大的人,是不需要向別人妥協,從而去知道自己所需要知道的那些秘密的。

即便我現在還不夠強大,但是我相信,自己一定會在這重重磨難之中變的強大起來。

“不需要了,所有的秘密,我自己去揭開,無需要和別人,尤其是你這惡毒的婦人做交易!”看著熟婦旁邊那臉色蒼白的酒店小姐,我想到了這酒店小姐在晚上跟木子偉的那些談話。

他還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呢,可是,這個殘酷的世界卻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而是提前送走了他,送他離開了這個殘酷而又惡毒的世界。

“呵呵,相信我,你會為你今天做出的這個愚蠢的決定而後悔的!”熟婦依舊是滿臉自信。

“你太自信了,自信到有些自負,你知道,自負的人,一般都是不會有好下場的。”我惡狠狠地說著,猛的將那掃把抽了出來,再次狠狠地向著熟婦的腦袋上砸了過去。

熟婦再次伸手,抓住了我砸過去的掃把,但是她的身體卻是連動都沒動一下。

我開始猜想,或許因為她需要控制外面木子偉的緣故,所以導致她不能太過分心吧?

想到這里,我更加自信了,將掃把握緊,我卻沒有再去和她搶掃把,而是直接飛起一腳,往這熟婦的胸口上踢了過去。

 ……

熟婦向後一倒,然後,我看到那只趴在小男孩腳上的蚊子 的一下,爆體而亡,緊接著,小男孩跌倒了過去,微微張了張嘴,然後閉上了眼楮。

外面已經傳來了木子偉的聲音,熟婦怨毒地看了我一眼,說︰“相信我,你一定會後悔的!”

然後,熟婦就從窗子里面跳了出去,跑了。

我沒有去追趕那熟婦,因為我知道自己追不上,看著那倒在床上的小男孩,我趕緊跑了過去,將手指在小男孩的鼻子上探了一下。

還好,還有呼吸。

這時候,木子偉也進來了,沉聲說道︰“那毒婆呢?”

“已經跑了。”我將小男孩抱了起來,轉身對木子偉說,“小男孩呼吸微弱,你應該有辦法救他的吧?”

木子偉看著我懷里抱著的小男孩,然後微微點頭,從我懷里將小男孩接了過去。

他看了一下,從口袋里取出一個瓶子,拿出一顆黑色的藥丸,放進了小男孩的嘴里。

小男孩吞了下去,不過卻並沒有醒過來。

“還需要一天的時間,一天過後,他就能醒過來了。”木子偉說道。

“恩。”我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這里不能再逗留了,木子偉開著三輪車,我們又出發了,當然,還多了一個人,就是那個小男孩。

三輪車直接開到了昆明,這時候天也快亮了,我們趕緊將那兩具尸體找了個地方藏好,然後就帶著小男孩去了救助站。

到達救助站的時候,救助站的門也剛剛開,里面的酒店工作人員非常的熱情地收留了小男孩,說一定會好好照顧他的,我們這才放心了下來。

當然,別以為救助站的效率真的很高了,如果不是木子偉給那救助站的站長塞了好多錢,鬼才相信這救助站會極樂地去履行自己得職能呢!

在市區里面找了個房子休息了一天,下午的時候,木子偉找到了我,說自己還要去一趟苗寨,讓我先回武威去。

這當然是我不願意的,我也想跟著他去苗寨,可是木子偉卻死活都不同意,最後沒了辦法,我只好是在木子偉的監視下和王佳坐上了去往武威的班機。

飛機上,王佳一句話都沒有說,雖然那兩具尸體已經在通過陸路往武威那邊運了,可她還是非常的不放心。

到武威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和王佳互相留了聯系方式,然後我們就各自回了家。

休息到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我去了夜總會。

宋斌見我回來了,顯然是很驚訝,給我遞了一支煙,說︰“兄弟,宋哥知道你去那兒 ,听宋哥一句話,那地方再不要去 ,安安穩穩地在這里酒店工作,啥都不要想,絕對平平安安地過一輩子。”

我無奈搖搖頭,說︰“身在局中,身不由己,宋哥,你的心意我領了,不過,有些東西,我是必須要知道的。”

宋哥也是嘆了一口氣,抽著煙沒再說什麼,但是看他那愁容滿面的樣子,卻像是有什麼心事一樣。

看時間差不多了,我起身準備離開,宋哥卻又將我給拉住了。

“兄弟哎,這東西,我本來是不想給你的,可是 ,祖上有訓,我也不得不按照祖上的訓誡來走了。”宋斌站起身子,從辦公桌里面拿出了一個羅盤,遞給了我。

“這……”我不明白宋斌為什麼要給我這東西。

“據說這是祖上流傳下來的,還有這張照片。”宋斌將一張黑白的照片拿了出來。

我一看,那照片上的人竟然是我,不,準確的說,應該是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人。

“這是怎麼回事兒?”我想到了那個山洞里面的棺材。

“都是祖上流傳下來的,說每過二十年便會遇到長這樣的一個人,不需要多問,把羅盤給這人就行了。”宋斌說著話,就將照片收了起來,“記得二十年前,我才十多歲,我父親當時把這個東西給了一個人,不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東西就又回來了,當時我父親痛哭了一晚上,第二天,便也撒手人寰,走了。”

說道這里,宋斌的眼角溢出了眼淚,他伸手擦了擦︰“本來,我和我父親都商量好了,不管下次還能不能遇到這樣的一個人,都不將東西拿出來,讓這該死的二十年循環結束,可是現在看來,終究是無能為力,你終究還是跳了進去,不給你,也不行了啊!”

我被宋斌說的這些話震驚到了,目瞪口呆地看著宋斌,我竟是想不到這里面還有這樣得一層秘密。

現在,我也算是想明白那棺材里面的人是怎麼回事了,不過,有一點我還是想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才能夠讓這麼多的人長的如此相似,就算是父親和兒子,也總得是有些變化的,可這整整七個人,加上我八個人,卻長的一模一樣,就讓人無法解釋了。

或許,這里面,還有更深一層次的秘密吧!

從宋斌這里出來,我來到了四樓,坐在前台那里仔細地把玩著這個羅盤,發現這羅羅盤的指針似乎是有些受損,不管怎麼動都不轉,已經被固定死了。

我想,這或許是用的年份久了,所以就壞了吧。

正這樣想著,我把羅盤翻過來一看,卻突然發現這羅盤的背面有十二顆星星,其中一顆大的在中間,其余十一顆小的圍繞著那一顆大的星星排開,更奇怪的是,其中七顆小星星是紅色的,而剩下的星星則都只有一個輪廓,中間無色。

“難道,這里面也有什麼玄機嗎?”我盯著剩余四顆還沒有被染紅的小星星,若有所思。

文/《活人樓》

喜歡這個故事的朋友,微信“duwu22”有更多後續精彩內容
list
right
stop
lef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