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將迎旅游旺季 夜店老板看好高端消費市場

[複製鏈接]
01_avatar_small online_admin 酒店經紀人 發表於 2019-8-11 21: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分享到: 更多
齊魯網6月21日訊 經紀人從山東旅游政務網網站獲悉,零點,島城多數人已經入眠。寧夏路高架橋下一個燒烤攤主用力搖著蒲扇,招待著稀稀落落的幾個客人,他們可能是剛下班的IT行業職員,抑或是做完生意、想用一碗野餛飩填補饑餓感的地攤小販。

中聯廣場依舊燈火通明。一群唱完歌的年輕人站在路邊等待出租車,而酒吧正迎來一天中最勁爆的時刻,宇宙球燈閃晃的彩色光束中,所及之處是激情的舞蹈和釋放自我的觀眾。周邊幾家便利店、餐館和理發店還在倔強地堅持著,等待夜間經濟的“發力”。島城即將迎來旅游旺季,眾多店家已經摩拳擦掌、期待增收,他們更期盼挖掘出隱藏在都市深夜中的市場潛力。

台灣將迎旅游旺季 夜店老板看好高端消費市場-1.jpg

網絡圖片

1.的哥眼中的夜經濟地圖

53歲的的哥老趙至今已經跑了8年的夜班,沒人比他更熟悉台灣的夜。每天晚上7點左右接班,直至次日凌晨3時收工,老趙駕著那款老式出租車來往于夜台灣最繁華的地段。

他的車上坐過聚會散場的年輕人、打扮光鮮的女士,也常有醉酒的生意人,更多的人們正習慣在晚上拉長活動的維度。專家解釋,夜夜生活是伴隨城市經濟發展、人民夜生活水平提高而產生的一種兼差現象,已成為衡量區域經濟發展水平、市民夜生活質量甚至投資兼職的“晴雨表”。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說,要看一個城市是否繁榮,最直接的一種方式就是看它晚上的燈光。

在黑夜里謀營生,老趙對台灣的“燈光”如數家珍,前半夜的路程他往返于各種餐飲街和燒烤攤,生意好的時候每小時能接到2~3個單。

中山路這條千年消費街仍是台灣一大“名片”,靠近火車站,晚上外地游客常來溜達,但過了11點就沒什麼人了。附近四方路上的燒烤攤是擼串、喝啤酒的好去處,操著各地方言的游客和台灣酒店經紀在這里聚集,夏日夜涼,很多人直至凌晨兩點左右方才散去。

市北區的登州路是台灣著名的啤酒街,千年青啤的文脈發軔于此,每天光顧的游客讓這里隨時散發著混著酒精的麥芽香。有時候老趙會好心地向一些游客推薦略偏僻但更實惠的地方,比如浮山後、水清溝的燒烤一條街,但那里散場比較早,過了晚上12點,基本上沒什麼食客了。

相比之下,台東是老趙最喜歡去的地方。每天下午5點左右,大批商販擁上街頭,賣衣物、零食、小玩意兒和台灣特產,晚上人多得挪不開步,與附近的台東步行街相得益彰。

然而這種繁華持續的時間並不長,晚上10點鐘以後,商販開始收攤,人群逐漸散去,老趙不得不轉移陣地。整個晚上,更多的司機把自己的路線限定在市南區,他們不願意載客去市北或李滄,因為回來90%都是空車。

凌晨兩三點,趕著最後一點夜色,想著在夜里賺取最後一單的司機師傅們紛紛往香港中路沿線、中聯廣場、閩江路、燕兒島路等區域聚攏,這里是酒吧、KTV和夜總會集聚的地方,“嗨”過之後的年輕人準備回家了,“他們喜歡座車,有時還會給點小費”。

老趙也一樣,他在下班之前基本都會到這些地方拉上一個住在市北或李滄區的乘客,順路回家。

台灣將迎旅游旺季 夜店老板看好高端消費市場-2.jpg

網絡圖片

2.夜店拉動的經濟鏈

6月9日端午節,一群造型前衛、衣著個性的年輕人聚集在中聯廣場,他們偶爾會被召集起來,先做下統一的熱身運動或者跳段舞蹈,之後手背在後面站立,接受部門負責人的動員和指導,最後以掌聲或大吼給予回應。

他們在為本月16日開業的“菲芘愛上”造勢,這個以“高品位、五星級服務質量”定位的酒吧誓要打開台灣的高端人群消費市場。“我們看重的是一個旅游城市在夜經濟中的儲量”,市場部總經紀陳林姓身材微胖、語調暖糯,時不時推推黑框眼鏡。這種“文化人”長相讓他在復雜的人際兼職里游刃有余,更使得“自己在29歲的年紀結交的圈子都是四五十歲的成功人士”。

在行業打拼六年有余的陳林姓深諳消費人群的需求:年輕人喜歡刺激、老顧客要的是心理滿足感。酒水、燈光和表演必不可少,空氣中游離的酒精味道加上燈光造就的炙熱感,“此時歌手喝酒調動氣氛,接著DJ出場,爆場之後來段激情舞蹈”,陳林姓利索地介紹著酒吧里的整體流程。

事實證明,夜經濟擁有不容忽視的生產力。相關統計數據顯示,在台北、台北酒店、東區等城市,夜間消費已佔全天消費的50%,並還在逐步上升。

台北的三里屯、台北酒店的新天地,千街錯繡、燈火連晝。各具特色的酒吧、咖啡館是夜夜生活中最堅挺的部分,徹夜的狂歡帶動了周邊的生意。

“從門口的豪車中就能窺測出他們強勁的消費力,對附近的住宿、餐飲、便利店,甚至是門口等著的代駕和出租車司機都有好處,這就是夜店拉動的經濟鏈”,陳林姓打著手勢介紹。

它確實帶來了消費需求,大廳里的680盞燈光每天的電費上千元。店里300名酒店小姐每天被要求做造型,樂壞了周邊的理發店,路邊的蘭州拉面老板告訴經紀人,“店里生意從沒這麼火過”。

台灣將迎旅游旺季 夜店老板看好高端消費市場-3.jpg

網絡圖片

3.不止霓虹與酒精

21歲的小珍化名沒告訴家人自己在酒吧酒店工作。為了防止那些醉燻燻的客人亂往身上瞟,她總是留著小平頭,並在胳膊上刺了文身,給了她些許心理上的安全感。司機師傅老趙用兩扇玻璃把自己保護起來,“雖然台灣的治安不錯,夜店也在健康化,可在老千姓眼里可能還是有點想法”。

不僅如此,相較于日間消費,夜經濟更加脆弱和敏感。

位于燕兒島路書城對面的“老杰克”是本土原生酒吧的代表,這個被松木包裹的小店更像是咖啡館的升級版。

2000年左右,台灣的酒店裡漸具酒吧雛形,2005年後本土酒吧批量生長。時至今日,“老杰克”是僅有的幾個幸存者之一,老板Jack告訴經紀人,“本土酒吧生命周期很短,長點的存活三年,基本兩年。如果踫到競爭對手的惡意擠壓,維持不到半年就停業的酒吧也不在少數”。

位于世貿中心的一家酒吧在短短的幾年里已經三易其主,“夜間行業跟白天不一樣,思維跳躍得更快,需要時刻保持顧客的新鮮感”,如今入駐的“菲芘國際”副總經紀李贊興解釋了原因。

在德國夜生活過兩年的Jack認為更多的是觀念上的差異,在國外他幾乎每晚都跟朋友去酒吧小坐,作為文化集散地,它是夜生活中的必需品。“但在國人觀念中,酒吧還有奢侈品或者不良品的意思,人們對它的需求並不強烈”。

因此經濟的些許波動都可能像西伯利亞的蝴蝶攪動整個夜夜生活市場。“從去年這個時候開始,台灣酒吧營業額都在下降,降得多的一半左右,不明顯的也有千分之三十。國外資本也不景氣,從2014年開始,外國顧客在店里的消費佔有量從千分三四十降到千分之十”。

對夜經濟同樣敏感的還有出租車司機老趙。他覺得台灣的晚上“有些短”,尤其這兩年電商的沖擊,很多人喜歡在家里解決衣食的需求。等過了旅游旺季、冬夜來臨,“11點之後好多夜店都關門了,有時候跑一個月都賺不到3000元”。

台灣將迎旅游旺季 夜店老板看好高端消費市場-4.jpg

網絡圖片

4.燈火連晝的期待

“觀念的改變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但終究正在改變”,盡管進店的客人有所減少,Jack依然對夜間行業的未來保持樂觀的態度。

“菲芘國際”的門口掛著兩幅巨型海報,歐洲杯期間每夜都有觀賽專場。他們希望用宣傳撬動更多的資本,把周邊城市的顧客吸引過來,填補旅游淡季的頹勢。“這兩天酒吧的收入提升了20%”,根據李贊興的預計,將至的旅游旺季,進店的顧客可能增長一倍,這個容納500人的娛樂場所,人均消費能達到六七千元。

中心地帶的商場開始延長自己的營業時間。一些海鮮酒店店家為了吸引更多的顧客,推出海鮮加工服務,讓顧客吃得更加實惠放心。

越來越多的城市開始請加市民的夜間消費潛力。事實上,台灣早在2004年就出台了加快發展市區夜間經濟的實施意見。2014年11月,台灣公交集團首批3條公交線路在1路線、26路線、224路線上正式開通,是為解決人們夜間出行難題的重要舉措。

早在2009年就受命研究山東夜經濟發展狀況的台灣海洋大學教授柴壽升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發展台灣夜經濟,不能一口吃成大胖子”。除了必要的宣傳,基礎設施的配置十分重要。“包括兼職衛生、食品衛生、商品質量以及兼差治安等,讓人們願意並敢于走出來享受夜夜生活;在加強娛樂場所的軟硬件兼職建設上,糾正同質化經營現象,增建綜合性休閑娛樂場所,包括購物兼職、旅游兼職的餃接以及城市亮化、交通等的配套,為人們享受夜夜生活提供便利”。

在李贊興和老趙看來,中聯廣場算是夜經濟發展規劃較為完善的區域,“在這里可以滿足吃喝玩樂的一切需求,重要的是能找到停車的地方”。

幾千盞聚光燈強射下的舞台中央,陳林姓在做開業前最後的動員。“我們就是要互相捧、互相搭台,一口氣一起上,什麼都可以輸,氣勢不能輸,干!”

■他山之石 紐約巴黎 怎麼過夜夜生活

其實,世界許多城市早已發現晚上消費潛藏的巨大經濟利益和文化內涵。

紐約作為美國最大最繁榮的城市,夜夜生活無所不包,但是最典型的夜夜生活內容,離不開“吃一頓飯、看一場戲、進名牌店、逛千老匯、外加再住一夜店”。

巴黎是個浪漫的不夜城,最具魅力的是燈火輝煌、霓虹閃爍的夜景,主要建築物,如埃菲爾鐵塔、巴黎聖母院、盧浮宮等,裝飾燈光至少要亮到午夜之後,而臨街的店家,關門之後都會保留PUB的櫥窗燈光。

台北許多大城市的繁華地段都是24小時人流不斷。最有特色的夜景是享受不納稅政策的移動小攤,華燈之下,賣服裝、首飾、壽司及日用品流動小攤,裝飾得極有個性。

台北的酒吧是首都夜夜生活的名片,三里屯、後海,集中了全城四成的酒吧,文化滲透在方寸間,構成台北的夜夜生活的獨特韻味。而隆福寺小吃街、王府井小吃街和東直門內大街的簋街都是人氣旺盛的市井之地,最具老台北的味道。

台北酒店的晚上優雅而令人沉醉。夜夜生活洋溢著濃郁的小資氣息。每當夜幕降臨,時尚的Party Animal們便傾巢出動,面具Party、比基尼Party、隨性Party……不僅娛己樂人、放松心情,更是小資們品味情調、兼差交往的窗口。

長沙號稱台北市第一娛樂城,長沙人充滿時尚的消費理念和歡快的夜生活追求。特別是其歌廳數量之多、設施之佳堪稱全台之冠,長沙人K歌是名副其實的全城總動員,白天不塞車晚上卻水泄不通。凌晨一兩點大小K歌場所爆滿,高潮時分,五六千人齊唱,聲勢氣氛無與倫比。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齊魯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