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八大酒店經紀公司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gianmarco lorenzi dark tag .....

[複製鏈接]
77_avatar_small 在線會員 amee64849 發表於 2011-7-23 03: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分享到: 更多
gianmarco lorenzi dark tag .....10月1日,黄金周。

   小北挺着大肚子来看我,梅先生当然也来了。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叶"吃饭。

   饭桌上,肖的手机不停地响,短信一条接一条。

   "是谁?"小北问。然后推了推我,"思盈,遇到这种情况,你就可以质问他,你有这个权利,别太老实了!"

   肖侧头看着我,微笑,没有说话。

   小北不耐烦地敲敲桌子,"快问呀!"

   我脸一红,低着头咬嘴唇,我从来没有过问过他的事!

   这时候肖靠近了我一些,我感觉到他的体温,顿时觉得安心,终于,我以很小的声音问,"谁找你?"

   肖欢哈哈大笑起来,伸出手,搂着我。

   "没什么!无聊的女人!"他说,然后给我夹菜到碗里。

   "你说谁是无聊的女人!"可是意外的,一抹声音立刻回应了他的话。

   我们四个人都往门边的屏风看,美丽的女人,任何时候都是那么美丽。

   罗晴两手交叠,站在那里,妩媚地笑。

   "我说你!"肖说,神色高傲。

   我一见到罗晴就觉得尴尬,于是立刻推开了肖欢,本能地往一边挪开些。肖欢一愣,呆看着我。

   "我怎么无聊了。见着老朋友打个招呼,你还爱理不理!"罗晴走过来,很自然地坐在我和肖的中间。

   她点了只烟,看着他,"我很想你,什么时候再找我?"

   这时小北站了起来,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就朝她泼,我看见她的烟熄灭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北,正要说话,小北先发彪了,"你她妈有病,坐在人家夫妻中间,公然勾引人家老公!"

   罗晴丢下烟,擦了擦衣服,mac eye eclipse 外面的世界,然后看着肖。

   肖坐在那里,似笑非笑。什么也没说。

   小北继续吼,"狐狸精,还不滚!"

   罗晴没有理会小北,她就看着肖,"我是无聊的女人?"她问。

   肖喝口酒,回道,"现在是了!"

   罗晴站起来,又点只烟,吸了一口,"肖,我就赢过你一次,可你已经用了无数次胜利来还我。"说完,又看了看我,轻道,小游戏~!,"下次,是什么时候?"

   小北将我拉到身后,凶狠地看着他们俩,一字一字地说,"你们真让我觉得恶心!"

   肖无所谓地一笑,抬头看着我,"思盈,你先回车里等我!我很快就来。"

   我点点头。

   小北却把我拉住,"凭什么,思盈,我们就在这坐着,看他们怎样!"

   我拽着小北,"求你了,走吧!"

   小北狠狠瞪了罗晴一眼,才和我一起离开。

   我坐在车里,降下茶色的车窗,看着大街上偶尔落下几片梧桐树叶。

   "累了吗?"小北坐在一边,擦着我脸上的虚汗。

   本来今天,我们四个人是说好一起到处玩一玩的,因为过了这段时间,梅先生就要把小北送到医院待产,而我,不知会在哪里。

   "小北,这个,是我和肖一起给双胞胎选的,你拿着!"我从怀里拿出一个真丝绣囊,上面用金线绣满了腾云龙凤。小北接过去,打开看,爆笑 叫我声姐姐我就让你上,里面是两个金身娃娃,身上都系着红肚兜,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好重!"小北拿着两个小娃娃说,"好重哦!要是肖欢三分钟内不出现,我就拿这俩娃娃上去照着他们脑袋一人砸个洞。"

   我笑了,小北就是这么可爱。

   不过好在肖欢很快就出来了,后面跟着罗晴,罗晴拉住他,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只烟叼着,肖笑了笑,伸手为她点着,罗晴叼着烟,看了看他,然后戴上墨眼镜,头也不回就走了。

   肖欢拍拍衣服,朝我们走过来。

   小北一见他过来就大叫,"你还是不是人,居然有脸叫老婆在外面等!"

   肖就看着我,说,womens high heels,"累了吧,咱们回家!"

   我点点头。

   一路上,肖欢沉默了很长时间,我觉得他像是在等我开口问他,可我就是这么不争气,我不问。

   车开上高速公路,飞快,周围的风景全都成了色彩的直线,我们像是一冲进另一个时空,只要闭上眼,这世界便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你还是不问吗?"

   过了一会儿,肖关掉了车子里的音响,清淡忧伤的吉他演奏嘎然而止。我听到他问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这话,心里就特别甜蜜,他这是希望我问吗?他曾经恨不得我是个哑巴,我闭着眼,嘴角忍不住笑开。

   "嗤!看你这傻丫头!没点出息!"他一愣,但他是那么聪明,立刻就猜到我在想什么。他也笑了,他的笑声特别好听,带点磁性,即傲慢又高雅。我们就这样一起笑,笑一会儿,休息会儿,再想起来了,又笑。

   我们家这条路经过湖边,九月的湖水特别美丽,尤其是黄昏时间,落日红光斑染一片,亮晶晶的。经过湖畔时,他把车子开得很慢,湖水折射的霞光落到车里,一道一道在我们身上晃动。

   肖停下车,我们到湖边散步。

   "你还笑!"他看着我。

   他越说我越想笑,怎么就就忍不住呢!

   我们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他就抱着我,抱着我一边看湖水,一边左右摇摆,他的脸贴在我的脸上,他吸气了好几次,然后说,"连这样的一句话都能让你开心,我以前都做了些什么?"

   我们的脸上红红的,紧紧贴在一起,我喜欢他嘴里淡淡的烟草味和他衣服上清爽的香水味。

   "思盈,这些年,我在外面的生活从不向你吐露,我不告诉你,你也不问,你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想懂。所以,我总是没有办法把心放在你的身上。我很渴望刺激,罗晴,或者其他的女人,美丽的,聪明的,带毒的,cartier watches for women,甚至天真活泼的,make up mac,我和她们在一起,觉得很放松,那就是寻乐子,你明白吗?我真乐了!"

   我们看着湖水。湖水还是那么灿烂。

   "可是,我乐完了,就觉得空虚,gianmarco lorenzi black label,我可以一天或者一个月去欣赏女人们的聪明和自以为是,也可以很配合地给她们施展魅力的空间,甚至被她们的魅力所征服,但那绝不是永远。我不会考虑去和其中任何一人结婚,不会考虑离开你……"

   他搂紧了我。

   "我曾经认为,爱情需要平等,能力的平等,智慧的平等,因为不能互相钦佩的爱情,无法坚持下去。就像我和罗晴,我们都那么自大,我们都自以为看穿了这个世界,我们玩弄彼此,甚至为彼此狡猾的手段喝彩,我们嘲笑世人,深深地迷恋着那种登峰造极的孤独。可是,思盈,你知不知道,我看着你,就后悔了,我后悔这愚蠢的坚持,我真的后悔了,你相信吗?"!

  我在他的怀里,摇摇头。

   他叹口气,放开我一些,然后看着我,"思盈,我拥有一切独不拥有纯洁,我得到一切独将平静错过,我看着你,看着这样的你,真的后悔了!"他的话,说得很重。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我低下头,因为即使有霞光,我也也知道,我的脸有多么苍白消瘦,timberland rapper

   他两手贴在我的脖子间滑动,没有强迫我抬头看他,他说,"我不想去管,什么是同情,什么是爱情,我只管,现在,我想对你好,恨不得把心挖出来对你好。"

   我扑哧一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疑问,"肖,你实在是不适合说甜言蜜语,难道罗小姐没有笑过你!"

   肖欢的脸有点红,他侧过头,"我是第一次说这种话!"然后看了看湖光,又笑了,回头对我说,"大学时代看书比较多,记得有句话我一直没有懂,不过现在懂了!"

   "什么话!"我问。

   "先说好,你不能笑。"他很严肃地说。

   我重重地点头,可是,嘴角已经有点笑开。

   "就是……"他正准备说,我就笑了,他一怒,"我说了别笑!是很深奥的一句话!"

   "好,我不笑!"

   他把额头贴上我的,轻轻吻了吻我的鼻子,说,"因爱而爱,是神;因被爱而爱,是人!"

   我睁开眼睛,看到他春风般的微笑,他抱起我,"好了,我的神,让我这个凡人把你抱回家吧!"

   这一天,我几乎因为笑得太多,而忘记时间。

   只因他这廖廖数语,vera wang wedding dress,我就能忘了一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