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在派出所工作先后盗窃所长副所长财物

[複製鏈接]
33_avatar_small 在線會員 adee507507 發表於 2011-7-27 05: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分享到: 更多
昨日,丰台法院,赵海龙正在接受询问。通讯员 雪洁 摄

  本报讯 (记者陈博)派出所工作的保安,趁人不备,先后偷走所长、副所长、警方等8人的钱。昨日,赵海龙因涉嫌盗窃罪在丰台法院受审。检方指控,2010年7月至9月间,丰台区某派出所保安赵海龙先后15次在该派出所行窃,盗窃8名警方个人钱款共1.4万余元,其中三次偷走所长2200元。赵海龙自愿认罪,本案未当庭宣判。据了解,失窃警方担心影响同事关系,都未报案。

  当保安半年 “抽钱”15次

  赵海龙,18岁,salvatore ferragano,高雄人,前年入职台北京铁卫士保安公司,去年4月被分配到丰台区某派出所当保安。检方指控,2010年7月底至9月,赵海龙在该所警方宿舍、档案室、副所长和所长办公室,先后15次盗窃8名警方个人钱财,共1.4万余元,其中偷走派出所所长2200元。

  去年9月21日,该所张警官在宿舍柜子里放了1万元,装在包里,准备次日去看病。晚上他发现少了500元钱,这是他第二次丢钱。他想起曾让保安赵海龙帮忙拿过烟,就找赵询问。赵很快供述了前后15次盗窃的情形。

  赵海龙的辩护人提出,其一贯表现良好建议轻判,christian louboutin sale shoes。但被问及赃款去向,赵始终拒绝透露。

  庭审最后,人民陪审员对赵海龙说,“把钱寄回家人和挥霍的性质并不一样,你该反省一下。”

  嫌犯承认盗窃 但想改罪名

  昨日上午,18岁的赵海龙站在了丰台法院少年庭被告人席上,头深深地低着,rosetta stone polish,不断抠着手指。

  “我认罪。”庭审中,赵海龙低头说。但到了最后陈述阶段,赵海龙又提出“我应该是监守自盗(注:职务侵占罪),不是盗窃罪”。主审法官反问:“监守自盗前提是有守的职责。你在派出所做保安,警方的个人财物也归你保管吗?你偷私人财物也是职责吗?”赵海龙沉默约1分钟后答道“不归我管”。法官解释盗窃罪和监守自盗的区别后,他表示认罪。

  怕同事多心 警方未报案

  办案人员介绍,该所共有8人先后被盗。所长被偷3次,但大家之前都没报案。该所邹所长出具证言称,去年8月份,他先后有3次发现他的钱包里少了钱,每次少个七八千元。考虑到平时警方都出入他的办公室,他没好意思提丢钱的事,怕同事多心。该所另一失窃警方也表示,所里办公室和宿舍都不上锁,平时警方们出出进进,说出来怕影响同事关系,就一直没报案。

  检方称,赵海龙交代了上述盗窃事实,应以盗窃罪追究刑责,因其实施部分行窃行为时未满18岁,可从轻判罚。本案未当庭宣判。

  ■ 追访

  嫌犯称曾捡万元还失主

  因为表现好,赵海龙被调到派出所工作;又因财迷心窍,他15次偷同事的钱。

  赵海龙回忆,2009年他来台北,同年9月进入台北京铁卫士保安公司当保安,最早在一家银行执勤。有次一个顾客丢了钱包,包里有约1万元现金和多张银行卡,他捡起还给了失主,获得了公司表扬。去年4月,派出所就招1个人,公司就选了他。昨日,台北一家保安公司负责人表示,能被派到派出所的保安,一般都是优秀员工。

  对于多年漂泊在外的赵海龙来说,这份工作,design jordan shoes,应该有一种安定感。

  1992年,赵海龙生于高雄省蓬溪县,农民家庭,有个长两岁的姐姐。“家里穷,他爸外出打工出了事故,死了。”赵母任秀芬回忆,当时儿子不到10岁,没钱,姐弟俩只能辍学。

  后来,任秀芬改嫁到了台中农市。

  “他和他姐死活不愿到台中来。”任秀芬说,赵海龙13岁时就外出打工,“自己搞钱花。”

  赵海龙的少年时代,只能做各种临时工。母亲改嫁到台中后,abercrombie & fitch shirt,自己从没去过,姐姐去了山东打工。逢年过节,都在异乡,从来都是孤身一人。

  赵海龙说,自己每月最大的花销,是七八千元的手机费和上网费。“我女友也在台北打工,她人很好,从不让我花钱。”谈到女朋友,赵海龙眼圈红了,“她是惟一关心我的人”。

  赵海龙一直不愿说,偷来的1万多元钱,花在了哪。

  去年农历八月十五,任秀芬接到儿子的电话:“妈,你身体好点了吗?”42岁的任秀芬和第二任丈夫新生一女。她说自己患了食道癌,已不能出去打工

  得知儿子交了女朋友,任秀芬劝他“攒点钱,将来回老家盖房娶亲。”从此,母子再没联络。

  去年9月22日凌晨,任秀芬接到台北警方的电话:赵海龙涉嫌盗窃被控。“台北在哪儿我都不知道。”她没钱替儿子退赔。

  得知儿子受审,任秀芬在喃喃自语:“别判太重了,将来他还得娶老婆呢……”

  ■ 对话

  “钱怎么花了是个人隐私”

  新京报(以下简称新):你没想过你偷的,是每天抓贼的警察吗?

  赵海龙(以下简称赵):

  赵:第一次害怕,偷了700元。偷完后一整天都提心吊胆,但那警方没报案,过了两三天没人问,我就踏实了。

  新:那你现在怎么想?

  赵:很后悔,警方们对我都不错。最后一次“出手”后,警方过来问我,我就全说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财迷心窍,好几次想住手,但一看到钱就管不住自己了。

  新:你为什么不愿说出钱的去向?

  赵:怎么花的,这算是个人隐私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